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安门下的砖

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严复

 
 
 

日志

 
 

與蔡孑民先生論魯迅書  

2010-02-10 17: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孑民先生道席:

    比者魯迅在滬逝世,魯黨推先生主持葬儀,上海各界成立魯迅紀念會。又推先生及宋慶齡女士為籌委,方將從事盛大宣傳。先生太邱道廣,愛才若渴,與魯迅舊誼頗深,今為之料理身後諸事,亦複分可當焉。雇茲事雖小,關系甚大,林竊有所見,不得不掬誠為先生陳之,幸先生之垂聽。

    一曰魯迅病態心理,將于青年心裏發生不良之影響也。魯迅在五四時代贊助新文化運動誠有微勞,然自女師大風潮之後,挾免官之恨心理失其常態,專以攻讦三數私人為事。其雜感文字自華蓋集至風月常談約十四五種,析其內容,攻讦彼個人所怨之“正人君子”者竟占百分之九十九。其文筆尖酸刻毒,無與倫比,且回旋繳繞,百變而不窮。知青年之憎惡特權階級也,則謂“正人君子”為特權階級之幫閑者,知青年之憎惡軍閥也,則謂“正人君子”為軍閥之哈巴狗;知青年憎惡帝國主義也,則謂“正人君子”為帝國主義勾結者之代言人。青年憎惡之對象屢變,則魯迅筆鋒所周納之“正人君子”罪狀亦屢變。後又推廣其攻讦範圍,以及胡適先生曰“高等華人”,曰“僞學者”,曰“王權擁護者”,曰“民族利益出賣者”,曰“殺戮知識階級之劊子手”。甚至深文曲筆,隱示其為“漢奸”為“賣國賊”含血噴人無所不用其極。于是“正人君子”及胡適先生,在魯迅“信手枭盧喝成采”神技操縱之下體無完膚矣。青年對彼等之信仰完全失去,且隨魯迅而狺狺吠其後矣。夫女師大風潮,曲直誰在,為公所知。借曰直在魯迅,而曲在“正人君子”,計亦非不共戴天之仇。引繩批根至十余年而不已,果胡為者;且胡適先生從未開罪于彼,徒以與其所怨之“正人君子”接近,又以學問名望較彼為高,足以撩其妒恨。是以烹老鼋而禍枯柴,連胡適先生一並卷入漩渦,似此褊狹陰險,多疑善妒之天性,睚眦必報,不近人情之行為,豈為士林之所寡聞,亦人類之罕睹。謂其心理非有甚深之病態焉,諒公亦能首肯。今日青年崇拜魯迅有類瘋狂,讀其書而慕其為人,受其病態之心理之熏染,必將盡化為魯迅而後已,愈于頭目心肝著也。過去之青年受魯迅人格之感化,墮落自己,比比然也,現在,未來,尚有無量數天真純潔之青年,亦將成為褊狹陰險,多疑善妒,睚眦必報,不近人情之人。豈先生所雅願著哉?先生從事教育事業,本欲青年皆成為健全之國民。今先生四十年努力所不足者,魯迅一書敗之而有余,天下事之可以太息痛心者,又甯有過于是哉?

    二曰魯迅之矛盾人格不足為國人法也。魯迅之得青年愛戴,在其左傾。然魯迅思想,虛無悲觀,且鄙視中國民族,以為根本不可救藥。乃居然以革命戰士自命,引導青年奮鬥,人格矛盾如此,果何為哉?則曰魯迅之左傾,非真有愛于共産主義也,非確信赤化政策之足為中國民族出路也,為利焉耳。今日之新文化已為左派壟斷,宣傳共産主義之書報最得青年之歡迎。一報之出,不胫而走,一書之出,紙貴洛陽。當上海書業景氣時代,魯迅個人版稅年達萬元,其人表面敝衣破履,充分平民化,腰纏則久已累累。或謂魯迅諷刺文筆之佳妙不如蕭伯納,而口唱社會主義,身擁百萬家財之一點則頗相類(見1933.2.17大晚報社評)誰謂其言之無所見耶?彼在上海安享豐厚之版稅稿費,又複染指于政府支配下之某項經費。染指則亦已而,乃又作理水小說,痛罵文化城之學者,以示一己之廉潔,欲蓋彌彰,令人齒冷。其人格之矛盾,言之幾不能使人置信。然則所謂文化大師者,固一如此色厲內荏,無廉無恥之人物也!魯迅之為人又複好谄成癖,依傍門牆者,揣其意旨爭進谀辭。所謂“青年導師”,“思想界權威”,“革命鬥士”,“民族解放戰士”,“中國蕭伯納”,“中國高爾基”,“東方尼采”,各種徽號,不可以屈指數。此風傳播報章雜志,語及魯迅,必有一段濫惡不堪歌功頌德之詞,讀之殆欲令人胸次格格作三日惡。身死之後,頌揚尤烈,甚有尊之為“中國列甯者”。王莽篡漢,吏民上書者四十八萬;魏忠賢秉政時,生祠遍天下,配飨孔廟。林昔讀史,常竊恥之,不圖今日乃躬逢此盛也!竊嘗謂中國政界固多爭妍取憐之風,文壇亦有奔競之習。然今日青年之于魯迅,幾于魯迅颦而颦,魯迅笑而笑,魯迅噴嚏則噴嚏,則誠過去文吏之所少見。然青年則如何,是皆魯迅好谄之念所造成耳。蓋魯迅盤踞中國文壇十年,其所陷溺之人心,與其所損傷之元氣,即再過十年亦難挽回恢複焉。

    當魯迅在世時,霸占上海文化界,密布爪牙,巧設圈套,或以威逼,或以利誘,務使全國文人皆歸降于其麾下。有敢撄其鋒者則嗾其羽黨,群起而攻。遭之者無不身敗名裂,一蹶而不複振。文網之密,不啻周來之獄;誅鋤之酷,愈于瓜蔓之抄。正士鉗口以自保,民衆敢怒不敢言。然後魯迅乃得巍坐文壇,成為盟主,發縱指使,為所欲為,氣焰之盛,至今文人語及猶有談虎色變之慨,生前威棱,可以想見。蓋彼以劣迹多端懼人揭發,又虛榮心極熾,欲長據其所謂“金交椅”者,非此則不能自保。且名為愈崇,愈可將自己造成一種偶像,用以吸收青年之信仰崇拜。果也,名利雙收,生榮死哀,“事故老人”可以含笑地下矣!

    魯迅固以反帝戰士自命也,而于逼我最甚之日本帝國主義獨無一矢之遺。且匿迹內山書店,治病則谒日醫,療養則欲赴鐮倉,且聞將以扶桑三島為終老之地。其贈日友攜蘭歸國詩雲“豈惜芳心遺遠者,故鄉如醉有荊榛”。痛惡故國,輸心日本之隱情躍然紙上。反帝之人乃與我國大仇如斯親匿,此雖魯黨亦百喙不能為之解者也。或曰魯迅所反對日本帝國主義耳,與私人友誼何?然林聞內山書店,乃某國浪人所開,實一偵探機關。前者道路流傳,不忍聽聞(見文藝座談)魯迅即不愛惜羽毛,嫌疑之際,亦當有以自處,乃始終匿迹其間,行蹤詭秘所為何事。且反帝之人友托庇日本帝國主義勢力之下,其行事尤為可恥。李大钊革命上絞台,陳獨秀革命進牢獄,魯迅革命而革入內山書店。此乃魯迅獨自發明之革命方式也,嘻!

    綜上魯迅之劣迹,吾人誠不能不呼之為玷辱士林之衣冠敗類,二十四史儒林傳所無之奸惡小人。方當宣其罪狀,告諸天下後世,俾人人加以唾罵。先生乃如此為之表彰,豈欲國人皆以魯迅矛盾人格及其卑劣之行為作模範乎?以先生之明,甯忍為此殆亦有所蔽焉爾。

    三曰左派利用魯迅為偶像,恣意宣傳,將為黨國之大患也。共産主義傳播中國十余年,根底頗為深固。九一八後,強敵披猖,政府態度不明,青年失望。思想乃亦激變,赤化宣傳如火之乘風,乃更得勢,今日之城中亦幾成為赤色文化之天下矣。近者全國統一成功,政府威權鞏固,國人觀感大有轉移。左派已身大有沒落之憂懼,故于魯迅之死,極力鋪張,務蕲此左翼巨頭之印象,深入青年腦海,而刺激國人對共産主義之注意。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近聞魯黨議聚金為魯迅立銅像設魯迅圖書館,發起各學校各界人民追悼會。又以魯喪未得政府當局慰問表示不滿(見大公報),若當局對魯迅略表好感,則彼等宣傳可得合法之保障,國人觀聽更將為之混淆。吾信更進一步之政策,如要求國葬,宣付國史館立傳,各大學設魯迅講座,各中小學采取魯迅著作為教材,皆將隨之而來。日本利用“以華制華”,左派及魯黨利用“以政府制政府”,設計之狡,用心之苦,亦相仿佛。

    國家締造艱難,今日基礎始稍穩固。而國難如此嚴重,吾亦正需要亦內可促現代化之早成,外可抵抗強敵侵略之中心勢力。黃台之瓜,不可再摘,同根萁豆,甯忍相煎。而左派乃欲于此時別做企圖,肇分裂之奇禍,為強敵作驅除。謂非喪心病狂,又烏可得?且今日有共産主義,則無三民主義。先生為黨國元老,設共黨奪取政權成功,先生安何?傳曰“鮑莊之智不如葵,葵猶知衛其足”此則願先生深思者也。先生昔日營救牛蘭及陳獨秀,純出保障人權之立場,態度光明正大,無人不表欽佩。然今日為左派利用而表彰魯迅,則個中利害大相徑庭。先生耆年碩德,人倫師表,一言足為天下經,一動足為天下法。先生而同情魯迅,國人誰不惟先生馬首是瞻。則青年心靈之毒化,反動勢力之醞釀,有不可思議者。詩曰“德音孔昭,民視萬佻,君子是則效”此則願先生自重者也。

     左派行事,只問目的,不擇手段。此次之事,無非利用先生名望地位,為魯迅偶像裝金,且借此為其宣傳掩護。甚至九七老人馬相伯先生亦被列名葬儀發起人之內,其實彼等于先生及馬老先生之主張信仰何嘗贊同?不惟不肯贊同,時機一至即毫不容情加以抨擊矣。林平日雖極惡魯迅之為人,其人既死,雅不願更有所指斥。然見魯黨頌揚魯迅欺騙青年,直出人情之外。殆以為國人全無眼耳鼻舌身意,可以任其以黑為白,以莸為熏者,乃勃然不能複忍。且觀左派宣傳之劇烈,知其志不在小,心所謂危,不敢不告,出言憨直,惟祈海涵,聰明正直如先生,傥不以斯言為河漢乎?第月旦人物,仁和智之見各殊,或者夫已氏之惡,不如林所見者之甚。故先生不惟不忍絕之,且不惜以令名而保護之,則望賜以教言,開其聾塞,不勝企盼之至。引領春申,鬥山在望,臨風拜手,不盡依依,肅緘敬請,大安伏祈。

     亮鑒!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