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安门下的砖

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严复

 
 
 

日志

 
 

四皓新咏  

2011-02-10 16:3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翻前一段读书笔记,查了一些关于林庚的材料,不免就牵扯到“梁效”的问题上来。四人帮倒台时,舒芜等人为了讽刺在“梁效”中效力的几位大知识分子,写了一组《四皓新咏》。舒芜所作的诗云:
  
  “贞元三策记当年,又见西宫侍讲筵。莫信批儒反戈击,栖栖南子是心传。
    诗人盲目尔盲心,白首终惭鲁迅箴。一卷《离骚》进天后,翻成一曲雨铃霖。
    射影含沙骂孔丘,谤书筦钥护奸谋。先生熟读隋唐史,本纪何曾记武周?
    进讲唐诗侍黛螺,北京重唱老情歌。义山未脱挦扯厄,拉入申韩更奈何!”
    这四首诗,其一是讲冯友兰的,冯是新儒家的重镇。但我个人理解的儒家,不是光讲性与命,理与气这玄而又玄的东西,儒家的精髓首先在于人格的自我养成和实践,如果不能做到“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虽著书百万,就不是真儒者,不能让人心服。
    其二是讲魏建功。魏建功是语言学家,《新华字典》的主编,如果不是被罗致为“梁效”的顾问,为江青讲解过《离骚》,他的大名不会如现在这般寂寥。据说梁羽生为魏建功说过公道话:“平情而论,以江青当时的淫威,她要魏为她讲《离骚》,魏若不从,只怕会有杀身之祸。除此‘小事’外,他并无其他助纣为虐之事,盖棺论定,他还可以算得是一位‘纯学者’的”。
    其三讲的是周一良。最早注意周一良,还是看《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中对他有“曲学阿世”的批评,后来周出版了《毕竟是书生》一书,一时风行。最近还重看了周启博所写的长文《记我的父亲周一良》。周启博认为把“梁效”当成靶子痛批,却放过了其他也有罪的当权派,是不公允的。他还引“斯德哥尔摩症状”来解释一些知识分子在建国后的心态。
    其四才是林庚,一位闽籍诗人。
   其实,我对舒芜的这四首诗是不以为然的。首先,舒芜本人在胡风案件中交出了他与胡风的私人通信,不但使胡风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也使此桩文字狱株连甚广。后来,舒芜百般为自己辩解,将心比心,同在专制的高压下,奈何待己宽,责人严。其二,这四首诗拿吕后、西宫太后、南子、武后等人来比江青,讽刺这几位学者捧江青。其实,江是毛家店的老板娘,这二位本是一家子,老板捧得,老板娘就捧不得?同是歌功颂德的事,笑别人丢人现眼,其实不过五十步笑百步。其三,就如周启博所说的,,我也认为,制造这些错误的机制还在,甚至当事人还在,却专拿几位被叫来帮闲的人撒气,不免避重就轻了。
 
    当然,舒芜这四首诗也是在特定条件下写的,虽然流传甚广,但后来舒芜都不好意思将其收入文集。

                                          ——7月14日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