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安门下的砖

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严复

 
 
 

日志

 
 

清代科举轶事  

2011-02-10 17:5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自古农业立国,以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为主要生产方式,分工简单。那些家中略有盈余,俗称小地主的人多以当官为出路,图个封荫,好荣光耀祖。读书,应试,入仕成了古代知识分子的人生三部曲。士子们对科名孜孜以求,锲而不舍,家庭父兄也以此督责期望。戴均衡在桐乡书院四议中,记叙咸丰,同治间民风士习中说“自科举之法行,人期速效,十五不应试,父兄以为不才;二十而不胶痒,乡里得而贱之。 ”习惯是可怕的,一个青年,20岁不中秀才进学,就会被社会舆论所轻视,遭受巨大的舆论压力。但在这压力重重的科考中,却出现了不少乐闻趣事,如今看来别有一番滋味。现试举几件以做饭后茶资,供诸君娱乐。白发童生,寿星举人黄章,广东顺德人,年近40才考中秀才,60岁补上廪生,83岁被选为贡生,100岁时参加乡试。从广东到北京应试,千里迢迢,一路由曾孙服侍照料。入考场时,黄章在灯笼上大书"百岁观场"四个字,曾孙在他前面引导。黄章以百岁高龄应乡试成了当时科场佳话,时康熙三十八年(1699)。在近三个世纪以后,面对如此“佳话”,不知看官们做何感想?无独有偶,相谐成趣,乾隆五十一年(1786)又一广东人谢启祚百岁时参加会试,比起黄章算是进了一级了。此人三妻二妾,子23人,女12人,孙29人,曾孙38人,玄孙2人。这个五世同堂的人瑞,不含饴弄孙,颐养天年,如此高龄,仍披挂上阵,征战乡试。实在令人哭笑不得。照例,这等年龄参加乡试,应由该省巡抚呈报礼部请皇帝恩赐举人,但谢启祚坚决推拒,他说: "科名有定数,我老手尚健,岂知我不能为老儒生们扬眉吐气?果然一举考中,启发了谢启祚老骥伏枥的雄心壮志,遂作老女出嫁诗一首:"行年九十八,出嫁弗胜羞。照镜花生面,光生血白头。自知真处子,人号老风流。寄语青春女,休夸早好逑。"倘真以此高龄出嫁,恐怕新郎也只能如同清朝科举这般古板的人了。本次和谢启祚同科举人之中有一12岁少年,少年得志者与大器晚成者成了同榜年谊,监考的巡抚看到此景,颇多感慨,在鹿鸣宴上以诗纪事,有"老人南极天边见,童子春风座上来。"之句,又被当时的科场传颂一时。诸君可猜想谢启祚在与十二岁少年同座时必定春风得意,但那少年如何看待这位年近百岁的老翁,就不得而知了。次年,谢启祚以99岁高龄入京会试,朝廷授给国子监司业衔。过了三年谢又进京为乾隆皇帝祝寿,并晋升为鸿胪寺卿衔,得到御制诗额的荣宠。谢启祚活到快120岁死去,他要算中国科举史上会试高龄纪录名列前茅者了。乾隆35年(1770)庚寅科乡试,当时年龄最小的是两名顺天生员,一个11岁,一个13岁。年龄最大的,一个是江西生员李伟,99岁,一个是广东生员张次叔,94岁,李炜第二年接着参加辛卯科会试,恰好年满百岁。道光6年(1826)丙戌科会试,广东三水举人陆云从,年104岁。三场考毕,不第,道光帝钦赐他国子监司业的官衔。他还是高龄秀才的最高纪录保持者,进学时整整100岁,103岁以举人入人京会试,清廷按例赐以国子监司业衔。道光20年(1840)庚子科乡试,湖南长沙县监生余会来,也是104岁,但没有考中,钦赐举人。乾隆四年(1739),广州科举考场上(广东似颇多高龄考生),考官看到一位叫梁自适的考生后暗自吃惊,此翁年届百岁,但耳聪目明,才思敏捷,很快就交了卷,番禺人梁自适50岁时才中秀才,到了100岁还上考场。乾隆皇帝闻报后,下旨要地方官对这位全国最老的科举考生“格外加恩”,后来又颁旨称赞其“耄年好学”,特赐举人以示褒奖,赏银30两。字的祸与福清代科举考试中,乡会试因为试卷须誉录,考官改卷时一般不注重书法。但到了殿试就极为重视,文字含糊不清还可以,要是触犯了忌讳,违背程式那就大大的不敬。这种风气是自道光以后才渐渐成型的。咸丰元年(1851),御史王茂荫曾奏请重文不重字,因礼部不同意而作罢。由于科举有了如此规定,士子们为了毕生荣辱,便不得不重视起书法来。于是,书法界中兴起了馆阁体,并独擅一时。光绪二十九年(1903),科举制度已成强弩之末,经袁世凯等人奏请,清庭已同意废除八股文,改试策论,但专尚书法之风依旧。当年状元山东王寿彭的馆阁体端正大方,不仅是其高中的原因之一,更是其得以参加会试的关键。光绪二十八年山东乡试时,主考官房师余际春看了王的卷子,毫无感觉,原拟不予推荐。但有人向余建言说,王虽文章平平,其馆阁体却是朝廷殿试最为欣赏,如果推荐,取中举人,阁下就可预收了一个翰林门生。于是,余际春把王寿彭的卷子荐上。果然,王寿彭洪福齐天,连试连捷,最终高中状元。清朝最后一科---光绪三十年(1904)的甲辰科,仍然重视书法。广东高要人陈重远,乃是康有为的弟子,少负才学,癸卯,甲辰连捷乡会试,得殿试对策。当时清廷实行新政,仕子兴畅论地方自治诸事,弼翌纵横,不落陈套,字体也不独遵馆阁体。陈自个估计要是遇上了主张变革的读卷官,名列鼎甲有望;如果是守旧大臣,则名列三甲之末。揭晓后果然居三甲后列。朝考时,他满以为会列为一等留馆做庶常,不料被抑置三等,授内阁中书。陈重远的遭遇是清朝科考倚重书法的结果。可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陈重远后来由进士馆选送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留学,获得博士学位。他自己后来说,倘若不当中书而当知县,赴美留学是不可想象的。诸位不要以为书法大家若去参加科考便可以书法逐魁,马失前蹄,阴沟翻船之事也得见于史。光绪二年(1876)丙子科殿试,考生浙江人冯文蔚,书法景致,其美女簪花诗远近闻名,自己都在想我不当第一谁当第一。哪知半路杀出两个程咬金,山东人曹鸿勋,山西人王赓荣大卷字工夫坚切庄严,其馆阁体远在冯氏之上,结果,这科的状元为曹,榜眼为王,冯只能位居三甲末席--探花!想到此老冯心有不平啊,真是时运不济,偏与吃馒头吃面的北方大汉同考,假如不遇到这北方两强,状元非他老冯莫属!科举考试本是朝廷的抡才大典,为国家选拔人才,补充官吏队伍。至清末几朝,沦为书法大赛,选出来的人中看不中用。清朝本楚楚可危,如今连能盘旋周转的人都找不到了,不早亡也算是福气。不过这当官的如果字写得漂亮了,出来混兴许还能别有收获。想当初江西副省长胡长青同志那个字就是漂亮,南昌街头何处不见其"胡体”。当然了胡省长的字可不是白送的,明码标价,一字千金,真是当官捞钱两不误,日子过的滋润。却不知时过不久,老胡同志因经济问题锒铛入狱,结果是大街上又刮起了铲字风。老胡同志在狱中不知有何感想。。。。姓名的喜与忧科举考试,不是一并地以才华取士,师生学统甚为重要,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一些无法预料和常人不知的因素,在此略举一二,应试者的姓名就是其中一点。道光年间,安徽天长的戴长芬中了头名状元。他的金榜夺魁,全属机遇偶然。据说,那次殿试,原拟定的一甲第一名是江苏高邮的史求。最后呈皇上审批,道光皇帝一看史求此名,史求不就是“死囚”么,很不吉利,遂勾去不取。后看到二甲第九名时,心头顿时一阵狂喜,立即提笔点为头名状元。因为大清朝天长第九(天长地久),戴戴(代代)兰芬,真是大吉大利。可是不久之后,鸦片战争爆发,清王朝已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了,何来天长地久代兰芬!光绪二十九年(1903),由于辛丑年光绪三十(1901)万寿的恩科和壬寅年(1902)正科会试没有举行,准备在这一年合并举行,同年还开了乡试。因为次年是慈禧的七十大寿,主持三试的官员都十分留意吉庆之兆。朝廷经过筛选,派出头两批去云贵两广主持乡试的考官,李哲明,刘彭年,张星吉,吴庆坻,达寿,景永昶,钱能训,骆成骧,将此八人名字联缀起来就成了"明年吉庆,寿景能成",果然大吉大利。这八个考官真得感谢父辈当年给自己取名有先天之见。外放考官尚且如此,录取的进士当然更不得马虎。于是当年殿试,便取一个名字中有"寿"字的状元,以示预祝慈禧寿诞,王寿彭录为状元,固然有因其写得一手好的馆阁体之故,但更因其名字念起来就象"万岁万岁万万岁"。于是便点了他做金殿传胪第一声。为此,王寿彭写了一首打油诗解嘲:“有人说我是偶然,我说偶然亦甚难。世上纵有偶然事,岂能偶然再偶然。” 王寿彭因名得福,但是因名得害的也不乏他人。某年,有个贡士叫王国钧。本来名字是取得不错的,国钧,国家之重任,大概用的就是白居易赐樊著作中的"卒使不仁者,不得重国钧"之意。当年殿试,王国钧本名列前茅,无奈慈禧念了他的的姓名后,说: “好难听啊,这三个字跟“亡国君”相像,太不吉利了。 ”因此王被仰置三甲,蹉跎终身。另有一人叫范鸣璚,咸丰二年(1852)殿试卷取在前十名,咸丰帝因其姓名读音近于"万民穷",是不详之兆,只授以内阁中书。到了光绪三十年(1904),历史上最后一届殿试时,姓名的好坏依旧起了决定作用。当时八位阅卷大臣拟定的金榜排名单为:一甲一名朱汝珍,二名刘春霖,三名商衍鎏……及第的名单递到慈禧手中,她就开始皱眉头了。第一名朱汝珍,“朱”姓与广东籍贯,让她联想起了太天天国的洪秀全,戊戌变法的康有为、梁启超及革命党人孙中山等。加上她害死珍妃,对“珍”字也敏感。再看第二名刘春霖,首先籍贯就好,“直隶隶宁”,当时天下大乱,正该“肃宁”一下,名字也吉利,当时正值大旱,谁不盼着下点“春霖”?另外,刘春霖书法不错,曾受人之托为慈禧抄过《金刚经》。于是慈禧便将刘春霖点为状元,朱汝珍只好屈居第二了。相貌的乐与悲 清代科举,有一模特专科,不试文章书法,专看相貌。(按清代制度,举人应会试三科不中,特设大挑一科,可以参加名为“大挑”的选官程序,也就是对于考试老也考不上的“困难户”落实一下政策,给一个做官机会。)挑选的标准是:“同田贯日身甲气由”八个字。同,面孔方长;田,面孔方短;贯是头身子直长;日,表示身体胖瘦高矮适中而有端直。符合这前四个字就可选中。身,表示身体歪斜不正;甲,头大身小;气,一肩高耸;由,头小身大。后四个字,沾上一个,就要落选。挑选的时候,二十人站一排,从中挑一等三人,二等九人。所余八人就是落选者,俗称“八仙”。承担此事的王公大臣照例先挑出不取的人,挑起一个叫"起去",就是“八仙”落选的信号。陕西米脂人高照煦,赴挑之前自认为长得体高脸方,五官端正,定是一等不差,亲友也多对其大加期许(关中大汉,自古就是一副好身板)。凑巧的是,他到场被列入最末一班,该班仅余十三人,照例只能挑一等一人,他站在第十一位,王公大臣把他与第九位反复比较,再三衡量,结果给了他阁屈居第二。又有一年,山东有个举人也是个身躯魁伟的伟丈夫,竟然沦入八仙之例。此人义愤填膺,拦轿质问王公大臣: “大挑以什么为根据? ”熟知此事的大臣一听就知道又是一位不服落选者,回答说: “我挑命也。”该举子无言以对。此公实在想不开,在如此的社会环境中,当官的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得行,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相貌挑选完全是靠撞大运凭考官的个人印象分来决定。搞什么拦轿质问,倒不如泰然处之。军机大臣阎敬铭,曾任户部尚书,是道光二十五年(1845)的进士。中进士前,曾参加大挑,落入"八仙"之例。阎敬铭体貌属小字号,身高又不满五尺(不到165厘米),两脸哪个都不像,而是像个枣核,眼一高一低,活形容实在猥琐异常,脱脱一个乡村老头。阎就挑时,刚跪下,某亲王既厉声喝到:“阎敬铭站起去!”挑都不用挑了。阎敬铭“出去”之后,没有别的出路,只得继续报考下一科的会试。后来中了进士,胡林翼奏调阎总办东征粮台,疏中有“阎敬铭气貌不扬,而心雄万夫”一语,既针对大挑落选受辱经历而言的。阎敬铭以体貌猥琐被摈于挑场,而另一个相貌极丑之人金孝廉却因丑入选。金某五官布局极不合理,观者都发笑不敢正视。此公一进挑场,某王首先挑选他为第一等。一时间其他王公大臣相顾错愕,那位王爷说: “不要惊讶,此人胆量可嘉! ”众人仍不解其意。该王解释::“此人面目如此,却敢于进入挑场。没有三国姜维的胆量,岂能达到这种地步,可见是块做官的材料!” 大挑选官,是给会试落榜的举人另一条仕途出路。身高,长相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先天的遗传,并不是经过个人后天努力能达到的。个人的奋斗,不管怎样艰苦卓绝,也无法实现,不得不救助于天命。难怪那些听了"挑命"的回答,哑口无言,心服口服。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