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安门下的砖

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严复

 
 
 

日志

 
 

【转载】首都革命及火烧晨报馆事件  

2014-11-28 12:18: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25年11月28日,国民党与共产党合作,在当时中华民国北洋政府首都北京,发动的一场反政府运动,号称“首都革命”。其时段祺瑞任民国政府“临时执政”。运动的领导人是国民党北京市党部负责人兼中共北方区委负责人的李大钊,在京国民党员和共产党员共同参与。原计划联络冯玉祥的国民军配合武装起义。但是国民军临时改变主意。后来转为一场游行示威行动。
       11月28、29日两天,学生敢死队、工人保卫队及其余群众共5万多人聚集,举行国民大会,并数度游行,包围执政府,占领警察总局和邮电局等部门。28日放火烧了时任教育总长的章士钊家,29日这些革命者们高举“打倒晨报及舆论之蟊贼”标语,又放火烧了晨报报馆。
        焚烧私宅和报馆均是不能容忍的罪行,既违法侵犯他人私产,危害公共安全,而且洞穿社会底线。焚烧报馆,意味着单方面判决对手意见死刑,与自由社会的基本价值观格格不入。
       1925年10月徐志摩担任晨报副刊主笔之初,发起一场“对俄问题”大讨论。在讨论中,反对苏俄的一方明显占了上风,这无疑是晨报被烧的原因。
        “对俄问题”大讨论发端于陈启修为苏俄辩护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帝国主义有白色和赤色之分吗?》。陈启修又名陈惺农、陈豹隐,是第一个翻译《资本论》的中国人。他的文章在《晨报副刊》所属的社会周刊上发表后,著名政治学家张奚若以《苏俄究竟是不是我们的朋友?》为题,进行反驳。他说:帝国主义国家仅仅吸取我们的资财,桎梏我们的手足,苏俄竟然收买我们的良心,腐蚀我们的灵魂;帝国主义只想愚弄我们的官僚和军人,苏俄竟然愚弄我们的青年和学者;欧战后帝国主义还高唱尊重我们主权的口头禅,苏俄竟然无缘无故地占据了我们的外蒙古;帝国主义只能暗中帮助吴佩孚张作霖,苏俄竟然明目张胆地在广东做我们的高级军官和外交官……。你说它不是我们的敌人是什么?
        文章发表后,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勉己(社会周刊编辑)、抱朴(秦涤生,《时事新报》编辑)等报人和梁启超、陈翰笙、江绍原、李璜、张慰慈、常燕生、刘侃元、陶孟和、钱端升、丁文江、张荣福、胡石青等知识界名流,都参与了这场讨论。在短短一个多月,仅《晨报副刊》就发稿近30篇,并开辟了“对俄问题讨论号”专栏。徐志摩撰文说,中国对苏俄的问题,到今天为止始终是不曾开刀的一个毒瘤,里面的脓水已经满了,但是却没有独立见解的人去触动它。他认为张奚若是这个最无耻的时代里能够挺身而出的最知耻的人。他认为,办副刊的第一要义,就是“要保持思想的尊严与它的独立性,这是个不能让步的”原则;只有这样,才能弘扬卓尔不群的思想、特立独行的人格,才能戳穿那种披上学术外衣,去为某种别有用心的目的进行宣传的卑劣伎俩。
         胡适与张奚若、徐志摩是最好的朋友,但是他对“仇俄友俄”大讨论却持批评态度,认为这是在学理上争长短,缺乏事实上的根据。尽管如此,在火烧晨报馆事件之后,他却非常震惊。他当即向时任共产党总书记陈独秀表示自己的看法,陈独秀却反问他:“你认为《晨报》不该烧吗?”为此,他在一封信中对陈独秀说,几十个暴动分子围烧一个报馆,这并不奇怪。但你是一个正常的负责领袖,对于此事不以为非,而以为“该”,这使我深感诧异。他指出,你我不是共同发表过一个“争自由”的宣言吗?争自由的唯一原理,就是大家要能够容忍异己的意见与信仰。从这个角度来看,凡是不承认异己者自由的人,就不配争自由,也不配谈自由。在这封信的最后,胡适忧心忡忡地说:“我怕的是这种不容忍的风气造成之后,这个社会要变成一个更残忍更惨酷的社会,我们爱自由争自由的人怕没有立足容身之地了。”
        火烧晨报馆事件发生后,受到知识界和舆论界的普遍谴责。《现代评论》以《首都的革命运动?》为题发表短评,认为晨报是一个言论机关,不应该使用暴力去摧残它。著名学者燕树棠以《爱国运动与暴民运动》为题发表看法说:“有一派主张激烈的人要假借这几次国民大会的名义,利用青年报复的心理,买动城中无业的匪徒,乘政治变动的时机,达到他们扰乱治安,制造恐怖的目的。……这种暴民运动破坏社会生存的基础,不减于军阀土匪的行动。(因此)火烧晨报馆是空前未有的侵犯出版言论自由的暴行。”
        12月7日,《晨报副刊》在劫难后继续出版。徐志摩在《灾后小言》中说:“火烧得了木头盖的屋子,可烧不了我心头无形的信仰……”。这信仰,就是他一再强调的思想独立,言论自由。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