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安门下的砖

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严复

 
 
 

日志

 
 

【转载】终于等到了杨卫泽的这一天  

2015-03-04 22:05: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卫泽终于进去了,这至少将意味着他个人的政治生命从此终结,但是他政绩的遗害却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慢慢被消化掉。他在位时候的所做作为,以及他“终于进去后”人们无意怜悯和拍手称快到底说明了说明?一个市委书记,他的权力到底有没有制度的笼子为其控边?




这个新年以来,心情一直不好。元旦那天一睁眼,就看到上海外滩陈毅广场发生了严重的踩踏伤亡事故,然后就是哈尔滨的大火,当然,新闻上还在持续不断地大篇幅播报亚航失事飞机的搜寻工作。与此同时我手头看的两本书,一本是《为奴十二年》,一本是《半生为人》,戏里戏外书里书外,无一不是令人扎心的事。这个状况就在昨晚看到一则通过手机政务通发来的消息的一瞬间被扭转: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我的微信圈里那真的是一片普大喜奔的景象啊!我的老师更是在不久后发文《我所认识的杨卫泽及其他》,反思法治为什么在杨卫泽那样的领导手里是敲门砖是遮羞布。


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落井下石。我认为对谁落井下石都是欠厚道的事情,毕竟人家已经落井了,说明该有的报应已经到来。举个例子,我一直不喜欢赵本山小品的低俗气,但是当他被主子们抛弃的时候,我甚至愿意为他有低俗的权利呼吁。而这一次杨卫泽不同。可能我以下的文字不应归为下石,不过是他在位的时候我们发不了声,或者发了声的后果是我这样的P民所担当不起的。


其实从苏州来无锡当市委书记的杨卫泽在无锡和苏州老百姓中的口碑并不好。但是我们没得选择,只能干巴巴眼瞅着自己深爱的家乡交给这个姓杨的人一手折腾。这自然不是无锡一方的灾难。我们老百姓时不时就像《为奴十二年》里的主人公普莱特一样,幸或者不幸全看买你的奴隶主的性情脾气教养,遇到个善良仁慈的算是你积了几辈子的德,而遇到一个暴虐无耻的,你就只好等着天天像牲口一样挨着鞭子干活!非常不幸的是,前者寥寥无几,后者比比皆是。也许这样的比喻很不合适。但是,在苏州已经不得人心的杨卫泽,却依然在无锡稳坐江山6、7年。


现在他终于进去了!虽然进得晚得都快让无锡的人民望眼欲穿望穿秋水,但是他到底还是进去了。于是,那些曾经只能在私下里交流的话题终于可以不用再栽赃似的理直气壮地说出来了。也许正是这样可以终于出口气的体验让昨夜到今晨,无数我身边的人表达着他们的大快人心。这不是不仁慈,而恰恰是善恶有报的终结结果。


我的老师回忆了他与杨卫泽直接交结过的两件事。我和当时任无锡市委书记的杨卫泽没有直接的交结,但还是有二三事,让我这些年来,对其作为市委书记的行事方式和手段记忆深刻,甚至可以说是耿耿于怀。


第一件关于“劳资关系”2008年,本市着力推进和谐劳动关系建设工作,作为相关责任部门,为市委市政府代拟《决定》。“决定代拟稿”经过层层讨论论证征求意见进入最后市委常委会议讨论前,杨某人提出要用“劳资关系”而非“劳动关系”的概念。记得当时我的局长在有关领导听取汇报情况期间十万火急就两个概念要我提供法律意见。我写了一两三点意见后,手机短信了领导。但是据说没有效果。接下来是由政法委书记牵头逐条过关,记得刚一落座,我们就试图先解释为什么要用“劳动关系”而非“劳资关系”,政法委书记是一个爽快的人,而且主管政法工作很多年,没等我们开始说理由,直接派司过去了,说“这是一个法律概念,不需要理由的”。但是后来的结果还是变成了“劳资关系”而不是“劳动关系”。据说政法委书记特别专程斗胆向杨书记去解释“劳动关系”,但是被杨书记一口回绝。我们的老政法委书记,也是当时的市委常委只能一鼻子灰地退出会议室。从此不敢再提“劳动关系”那词儿。大家不妨查查,至今在大陆所有的正式文件中使用“劳资关系”概念只有无锡一家,别无分店。这是杨书记这个一直走在创新前沿的无数创新之举中的一个。


第二件事,就是发生在无锡的臭名昭著的以整治市容环境为由、一夜之间大规模拆除遍布城区的一千多个书报亭事件。咱从事法律工作的人都知道,到底是报亭非法还是清理非法。但是就在大举清理行动并引起网上非议纷纷后不久的全市依法治市大会上,杨书记到会作重要讲话的时候,他高举法治伟大旗帜,将其发动的整治报亭事件作为依法办事的典型事例作了理直气壮的宣讲。他的理由是,相关部门无权审批报亭设置,所以那些取得资格的书报亭作为违章建筑必须清理。这是一件人神共愤的事件,但是杨书记做得堂而皇之,做得腰板直挺,做得毫无愧色。会议当时,如果我不是作为一个履职的身份坐在台上,我一定当场立刻坚决拂袖而去,以表达自己作为一个对法律有信仰的人的态度。可是,谁能拂过一个堂堂市委书记呢?他的权力不仅可以拿法当敲门砖,作为一个有半个立法权的地方市委书记,立法本身就是他的掌中之物。


第三件事,也是至今在全中国大陆独此一家别无分店的“管办分离”行政体制建设。我至今不明办行政的管和办如何分离。最先成立的校管中心、医管中心、园管中心和文管中心分别从教育局、卫生局、园林局和文广新局的职能中分离出来,同时共同隶属市政府。这四个部门是从无到有的。如何职能分工我没有了解过,所以不可乱说。我想说的是杨在此举出台后,又拿法律规定隶属于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的社会保险基金管理中心分离出去直接隶属市政府。数年以来,此一分离严重影响本地的社会保险工作,本来的行政业务上下级关系,分离后,矛盾重重,工作的协调机制、协作机制完全打碎,政策的执行力严重打折,基金的监管路径严重受阻,给老百姓造成的困惑更是难以言表。值得幸庆的是,不知道现在的无锡市委领导是不是提前知道了杨卫泽要进去的消息,就在2014年的最后一次常务会议上,通过了社保中心依法归位的决定。


杨卫泽终于进去了,这至少将意味着他个人的政治生命从此终结,但是他政绩的遗害却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慢慢被消化掉。他在位时候的所做作为,以及他“终于进去后”人们无意怜悯和拍手称快到底说明了说明?一个市委书记,他的权力到底有没有制度的笼子为其控边?为什么一个那么多人不看好甚至吃准他早该进去的人,还可以从一个市委书记做到更大一个市委书记?为什么我们信仰的法治,不仅可以成为权力恣意的敲门砖、遮羞布,甚至还能成为权力妄为的护身符?为什么老百姓只能庆贺他的锒铛入狱,却无权驱逐他的就任入职?所以一切的一切,不是杨卫泽个人的悲剧,或许换成任何人来做这个书记,不管滥政还是懒政,缺少制约和监督的极权必然将人一个个送上不归之途。这就是野马脱缰原理。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