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安门下的砖

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严复

 
 
 

日志

 
 

爱国无罪,奈何成贼!  

2017-03-08 16:36: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国无罪,奈何成贼! - 天安门下的砖 - 天安门下的砖
 

     1900年,中国农历庚子年。
     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史书上一般都以“庚子国变”,或“庚子国难”笼统概括。而所有这些事件,都与一群在历史长河中本无足轻重,却被历史之手诡异推上前台,至今仍被史书定义为“反帝、爱国者”的群氓有关。
     他们被称作“义和团”。
     一百多年前的这个时候,整个中国的北方都处于一种狂迷的状态之中。村村有拳坛,家家练神拳,山东、直隶等地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红布包头、手持大刀的义和团拳民,连小脚女人都练起了据说能刀枪不入的“红灯照”和“黑灯照”(红灯照是少女练的,而黑灯照是成年妇人练的)。大家最热衷的事情就是烧教堂,杀教民和洋教士——这一类活动被清政府称为教案,八国联军侵华前的40年间,全国共发生了各类教案800多起,一时间,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教民的血腥味。
     显然,这些人很清楚,若打杀了真洋人,官府决不会置之不理;铁路、电报无法拿来吃喝,他们也不感兴趣。所以那个阶段,义和团的打砸抢对象,几乎全是与他们自己一样弱势的贫苦中国人,区别只在于,对方“入教”了。
     这种“理性”确实带来了好处:在1900年战争爆发以前的数年间,清政府对义和团的态度一直是模棱两可的。当袁世凯1899年底就任山东巡抚,准备以武力镇压本省义和团时,朝廷接连给他去了三封电报,要求他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不可一味进剿——毕竟只是屁民之间的争斗,并不威胁统治。
     直到有一天,光绪与慈禧的权力之争白热化,义和团这个奇葩才鬼使神差登上了历史舞台:老佛爷看上了这群暴民(“拳民可用”),并“御赐”了“爱国无罪”的绚丽外衣,开始奉旨“全面排外”和打砸抢。
     自此,中国历史开始走上一条极其吊诡、扭曲的曲线,最终的巨大代价与成本,则由这个民族背负了一百年之久,迄今或仍未完全卸去。
二、

     作为一个极懂权谋的政客,慈禧本身也并不“排外”,但如果涉及权斗,则一切都可以改变。
     戊戌政变后,慈禧希望废黜光绪帝,但东南各督抚都表示反对,列强既出于维护其在华利益的私心,也确实在价值观上同情变法,也明确反对废立图谋。慈禧不得已,改为立守旧派控制的储君,“徐篡大统”,而康、梁等改革派舆论,则在列强支持下抗议清廷“名为立嗣,实则废立”——这就是历史上的“己亥建储”争议,而慈禧拿躲在使馆区的康梁没有办法。这一切严重激化了慈禧的反西方情绪。但是她又不敢公然与列强决裂,于是希望借“民心”来为她火中取栗。
     “反洋教”的义和团就是她选中的工具:这群人,愚昧、无知、暴戾,但畏上如虎,招之即来,弃之也不可惜。
     在袁世凯就任山东巡抚,有围剿义和团之意后,1900年春,山东的游民们扛着“兴清灭洋”的旗帜陆续转移到了政策更为宽松的直隶,继续他们的打砸抢活动。直隶总督裕禄认为拳民乃“恃众戕官之乱贼”,应严行剿捕,以免致巨患。然而慈禧不允,裕禄逢迎上意,改变态度,招拳民“大师兄”张德成、曹福田等人,待以上宾之礼,并向清廷保荐拳民可用,时义和团大批人马在涿洲、保定一带拆铁路、毁电报,局势严重。慈禧密召拳民入京,旬日之间,竟有十万之众入京,太后召见拳民首领,言多奖励,从此亲贵争相信从,庙宇府第,遍设坛场,拳民出入宫禁,横行无忌,大肆烧杀,北京陷入疯狂混乱中。
     在相当长时间内,这群“爱国者”都只是假“爱国”之名,名为攻击洋人洋教,实则打砸砍杀的对象,其实都是比自己更弱势的同胞。
     当时的书籍这样记载义和团进京后的暴行:
     1、“城中日焚劫,火光连日夜……夙所不快者,即指为教民,全家皆尽,死者十数万人。其杀人则刀矛并下,肌体分裂,婴儿生未匝月者,亦杀之,残酷无复人理”;
     2、“京师盛时,居人殆四百万。自拳匪暴军之乱,劫盗乘之,卤掠一空,无得免者。坊市萧条,狐狸昼出,向之摩肩击毂者,如行墟墓间矣”;
     3、“义和团之杀教民毛子也,京西天主堂坟地,悉遭发掘,若利玛窦,庞迪我,汤若望,南怀仁诸名公遗骨,无一免者”;
     而他们所谓的刀枪不入,在对阵“洋人”时几乎一无用处。当时北京西什库教堂只有几十个洋兵守卫,又没有连发武器,几万义和团将它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攻了几个月,就是攻不进去。
     最为滑稽和讽刺的一幕是,辛丑国耻后,为了与列强议和,慈禧选择了抛弃这些打砸抢分子。他们中的部分人为了躲避朝廷的惩罚,转而又纷纷入教,去寻找“洋人”的保护。
三、

     尽管“反洋教”的矛头其实是指向了本国民众,真正攻击“洋人”的只是少数案例,但这种公开指名道姓要“杀洋人”的玩法,还是让列强不寒而栗。尤其在1900年初,义和团运动扩展到使领馆集中的京津地区,开始攻击使领馆后,两地的外国人更加紧张。
     亲历了庚子年间义和团围攻使馆事件的普特南?威尔这样形容1900年6月14日的恐怖:成千上万的义和团团民,手执枪刀,身束红布,由城外群冲涌入京城,一时齐声呐喊,声震云天。见此情形,“意大利兵在使馆街之尽处,受此惊骇,几类狂易,人人皆面色发赤。”
     6月11日,日本书记官杉山彬在永定门外被清军所杀。
     各国强烈要求清政府对义和团明确表态。在第一次照会清政府过去了近2个月还没有结果后,各国公使第2次开会并声明:一旦中国不发布上谕,他们就要进行海军联合示威,自行清剿。二次照会无果后,1900年6月10日,大沽口外各国军舰的指挥官们便派出了英国远东舰队司令西摩尔中将率领的2053名联军,从塘沽登陆赶往天津租界,并于当天乘火车向北京进发。
     害怕了的慈禧连发八道上谕,要求加紧镇压义和团。但清军聂士成部以及义和团破坏铁路后,西摩尔的这支联军暂时失去了消息——这让慈禧产生严重错觉和误判,下令对义和团暂停镇压,并要求将其中年轻力壮的团民全部编入部队,同时义和团开始围攻西什库教堂。1900年6月20日,德国公使克林德离开东交民巷,前往清政府总理衙门交涉公使撤离之事,在途中被端郡王载漪的虎神营(取虎吃羊之意 )官兵击毙,这就是著名的“克林德事件”。
     之后,大批的义和团开始围攻东交民巷的外国使馆。此外,除了荣禄的武卫中军,由董福祥率领的武卫后军也加入了进攻使馆的战斗。1900年6月20日下午4时整,清军从北面和东面开火,开始了中国政府军队对北京使馆有组织的进攻。大臣徐桐之奏章,更是直接“请旨通饬各直省督抚,飞札各府州县,自此决裂之后,无论何省何地,见有洋人在境,径听百姓歼除。”
     虽然这份奏折稍微晚于案发,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大头兵敢于在大街上枪杀一国公使,显然不是一个士兵血气上涌,凭借个人胆色做得出来的。这份奏折中所透露出来的盲目自大,强烈排外思想,和当时弥漫社会的无知与戾气,才是闹剧的源头。
     1900年6月21日,慈禧下令颁布《宣战诏书》,这份诏书实际上是一份对国内发布的战争动员令。滑稽的是,这份《宣战诏书》对交战对象却没有明确交代,而是采用了一个略带蔑视的词:“彼等”。
     两广总督李鸿章接诏后的反应是“此乱命也,粤不奉诏”。他认为,在国家实力十分脆弱的情况下,鲁莽开战,大清帝国将遭到灭顶之灾。两江总督刘坤一、湖广总督张之洞等南方大臣,在获悉了李鸿章的态度后,确定了共同抗旨以求东南互保的原则。
     事情确如李鸿章所料:1900年7月13日,当时的联军总指挥,俄军中将阿列克谢耶夫下达了总攻天津的命令,仅仅一天后,八国联军完全占领了天津。消息传到北京,慈禧急忙下达了暂停对东交民巷进攻的命令。
     但长江巡阅水师大臣李秉衡带领勤王部队的出现使得慈禧的态度又重新强硬了起来。1900年7月27日,慈禧召见李秉衡,在询问他对时局的看法时,李秉衡回答:“既已开战,不能言和。”慈禧在召见完李秉衡的当天便下旨,令其帮办武卫军军务,并在1900年8月1日下令恢复对东交民巷的炮击。
     尽管“爱国者”义和团的烧杀抢掠给了各国非常完美的进军借口,但事实上各国一直在争吵要不要进军中国的首都,直到夹杂大量义和团的中国军队恢复对北京使馆区的炮击,并收到美国公使在停火前从北京送来的密信,说“已经不能支持多久了,希望迅速前来救援”后,8月4日下午,联军部队从天津开拔,沿运河两岸向北京挺进。
     这次清政府没有指望“爱国者”,见过世面的慈禧当然知道义和团的刀枪不入是胡扯。清政府派遣了装备精良的武卫军在京津之间构筑了两道防线,但仅仅两天时间就全线崩溃,坐镇督战的直隶总督裕禄举枪自戕。1900年8月9日,“既已开战,不能言和”的长江巡阅水师大臣李秉衡部还没有来得及布防,便与北上的联军遭遇,很快四散溃逃。两日后,在溃退到通州附近的张家湾时,自感无望的李秉衡服药自杀。
     8月14日北京城完全陷落,慈禧仓皇出逃,一路狂奔到西安——这个出逃行为被清政府取了个很唯美的名字:“两宫西狩”。
     1900年8月20日,慈禧假光绪之口,发布帝国的《罪己诏》,皇家文件的豪华文采全不见踪影,像极了一篇小学生因为小错而写给老师的悔过书。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不读不行,读之生厌。
     《罪己诏》,把罪过一股脑推到了“爱国者”义和团身上,下令对义和团“痛加剿除”:涞涿拳匪,焚堂毁路…妖言邪说,煽动愚人…胆敢红巾露刀,充斥都城,焚掠教堂,围攻使馆…天下断无杀人放火之义民,国家岂有倚匪败盟之政体?
     9月7日,慈禧再次发出严剿灭义和团的上谕,9月20日第三次颁布了一道加力“剿灭”义和团的上谕。
     “天下断无杀人放火之义民,国家岂有倚匪败盟之政体?”——不知道那些被炮灰了的“爱国者”看到这两句文绉绉的“爱国成贼”的评判,会作何感想?
     或许,他们本身就是贼?而利用过后,碾做炮灰,或许就是他们的宿命?
     最为滑稽和讽刺的一幕是,为了躲避朝廷的惩罚,大批“爱国仇教”的义和团员,转而纷纷入教,寻求“洋人”的保护。
     这场“奉旨爱国”的闹剧,最后演变成了一场国难:在应列强要求惩办主战官员,慈禧一口气像切瓜一样地杀了自己120多个大臣后,1901年9月7日,清政府与11国签订《辛丑条约》,拆除大沽到北京沿线所有炮台,京师至海边由各国留兵驻守,清政府共需向列强赔款白银4亿5千万两, 4亿5千万中国人,“人均一两,以示侮辱”。
     十年后,清王朝这个庞然大物,轰然倒塌。
四、

     1900年8月20日,慈禧假光绪之口发布的《罪己诏》中有一句颇值得玩味的话:“即无拳匪之变,我中国能自强耶?”
     在整篇《罪己诏》中,只有这句反问,像是皇帝自己的话。
     可是,话是问的不错,问题是:问谁呢?整个大清帝国,谁有这个视野和见识,能回答这个问题?
     被史书奉为“睁眼看世界第一人”的林则徐其实是没有这个能力的,他其实只是史学家雕琢出来,用以反衬满清当权者多么眼光狭窄短浅的一尊吉祥物而已。魏源赖以成名,并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的著作《海国图志》是在南京即相中地处城西清凉山下乌龙潭边,在林则徐主持编译的《四洲志》的基础上“编撰”而成的。
     换句话说:世界你都没观过,哪来的世界观?
     在一个国家向现代国家转型的过程中,一批知识分子到发达(欧美)国家亲眼观察至关重要。如果不直接地观察对比,仅仅通过阅读了解,常常是隔靴搔痒,甚至断章取义,走向极端。
     与魏源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与他同一个时代的福泽谕吉:前者留下了一本夹生熟的书,而后者在游历欧美后,以思想为武器,直接引致了整个日本的现代化。
     客观地说,慈禧是有视野和魄力的。她一点也不排外,甚至对西洋器具情有独钟。1861年咸丰驾崩,20多岁的慈禧,没有像20多岁的武则天和孝庄那样用陪睡换江山,而是直接发动政变上台。慈禧在夺取大清统治地位之后的前三十多年里,只做了一件事,就是选择了中国几千年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引进西方科技”的洋务运动。她果断启用了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张之洞等外向进取的汉人,并提升李鸿章为洋务总工程师。洋务运动快速发展了大清的经济:火车铁路,兵工厂,纺织厂,电报局,北洋舰队,机械化露天煤矿,炼铁厂等等行业企业第一次出现在封闭千年的中国。洋务运动只用了短短三十多年时间,就把一个等同于唐汉时期农业经济体的国家,带进了近代经济体的大门——这在几千年中国历史上实属开天辟地。
     但只靠洋务运动一条腿发展起来的大清,很快就跌倒了。就算大清的历史没有甲午战争的惨败,只发展经济的洋务运动也注定保不住大清。一位学者如是论述:因为西方的科技进步和经济发展,是同体制配套使用的结果。大清只引进科技,就像买手机不要充电器,待机时间再长也会没电的。
     但作为最高掌权者,对权势的恋栈,将令慈禧排除任何可能引致统治风险的选项——这是一种无法医治的,骨子里的排外。
     历史也并不是没有给清王朝机会。当时最见多识广,视野最阔的,算是李鸿章了。他是中国第一位专门与“洋夷”打交道的人,也是大清第一个外交家。
     1896年,七十有四,的李鸿章开始游历欧美,历时近7个月,行程9万里,先后游历了俄、德、荷兰、比利时、法、英、美、英属加拿大等。在这些国家,他受到了热情款待,会见了俾斯麦等各国政要,也参观了工厂、报社、学校、矿山、电报局、银行,在德国还专门请医生以“电照法”即X光检查了年前马关谈判时被日本愤青小山丰太郎行刺时仍留在脸上的子弹。
     可惜,搞了半辈子洋务运动的老头,仍然只发现了欧美的器物之美,发现不了器物之后的东西:用杨小凯先生的术语来讲,根源还在于“后发劣势”。
     李鸿章旅游到英国,对英国的一架缝纫机都能着迷,并不惜重金,给老佛爷购回一台。但却(刻意?)忽略了最不应该忽略的一件东西——他在代表西方政治制度的英国下院为他特设的席位上旁听了议员们的辩论,觉得那是一窝蜂似的吵架,说:“无甚可观。”
     “无甚可观”——四个字,代表了当时整个民族的视野。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虽然这份奏折稍t1spa笄逭砸ont color="#ff00ff布上谕,他们就要进行海军联合示威,自行清剿。二次 f0000" >&士兵血气上涌,凭借个人胆色做得出来的。这份奏折中所透露出来的盲目自大,强烈排外思想,和当时弥漫社会的无知与戾气,     1900年6月21日,慈禧下令颁布《宣战诏书》,这份诏书实际上是一份对国内发布的战争动员令。滑稽的是,这份《宣战诏书》对交战对象却没有明确交代,而是采用了一个略带蔑视的词:“彼等”。
     事情确如李鸿章所料:1900年7月13日,祎1spa笄逭砸ont color="#ff00ff布上谕,他们就要进行海军联合示威,自行清剿。二次 f0000" >&耆剂炝颂旖颉O⒋奖本褥泵ο麓锪嗽萃6远幻裣锝サ拿睢
     但长江巡阅水师大臣李秉衡带领勤王部队的出现使得慈禧的态度又重新强硬了起来。1900年7月27日,慈禧召见李秉衡,在询问他对时局的看法时,李秉衡回答:“既已开战,不能言和。”慈禧在召见完李秉衡的当天便下旨,令其帮办武卫军军务t1spa笄逭砸ont color="#ff00ff布上谕,他们就要进行海军联合示威,自行清剿。二次&nbsp;f0000" >&荒籲e-height: 28px;" >     尽管“爱国者”义和团的烧杀抢掠给了各国非常完美的进総1sp┲泄环⒛联军遭遇,很快四散溃alt;b><br。骋灰泄t1spa牧t: 28px;殴牵抟华求清政府对襬nt color="#ff00ff布上谕,他们就要进行海军联合示威,自行清剿。二次&nbsp;f0000" >&北京送来的密信,说“已经不能支持多久了,希望迅速前来救援”后,8月4日下午,联军部队从天津开拔,沿运河两岸向北京挺进。
&nbst1spa笄逭砸ont color="#ff00ff布上谕,他们就要进行海军联合示威,自行清剿。二次&nbsp;f0000" 的慈⊥踉劁舻腷>“两宫西狩”t1spa牧t: 2t>
     1900t1spa笄逭砸ont color="#ff00ff布上谕,他们就要进行海军联合示威,自行清剿。二次&nbsp;f0000" 各国公使蒂影,像极了一篇小学生因为小错而写给老师的悔过书。一百多年后的今蘴1spa笄逭砸ont color="#ff00ff布上谕,他们就要进行海军联合示威,自行清剿。二次&nbsp;f0000" 各国公使祎1spa笄逭砸布上谕,他们就要进行海军联合示威,自行清剿。二次遥俚脸酥甭右豢眨团身上,下令对义和团“痛t1sp牧庥觯芸焖纳⒗lt;b><br。t1sp┲泄孕八担瑃1spa┲泄环65085094"铝薳=&qu兜叮涑舛汲牵俾咏烫茫Чナ构荨煜t1spa笄逭砸ont color="#ff00ff布上谕,他们就要进行海军联合示威,自行清剿。二次&nbsp;f0000" >&="lit1sp牧庥觯芸焖纳⒗lt;b><br。t1sp┲泄璪sp;  t1spa┲泄环65085094"铝再次发出严剿灭义和团的上谕,9月20日第三次颁布了一道加力“剿灭”义和团的上谕。
     “天下断无杀人放火之义民,国家岂有倚匪败盟之政体?”——不知道那些眛1sp牧庥觯芸焖纳⒗府过去了近2个月t1sp┲泄澳绉绉的“爱国成贼”的苩1spa┲泄环65085094"t1spa笄逭砸ont color="#ff00ff布上谕,他们就要进行海军联合示威,自行清剿。二次&nbsp;f0000" >& 或许,他们本身就是贼?而利用过后t1spa笄逭砸ont color=&qont color="#ff00ff;/font></s好处:在1900年战争爆发以前的数年间,清政府对义和团的态度一直是模棱两可的。当袁世凯1899年底就任山东巡抚 &nbt1spa牧t: 28px;殴牵抟籺-align: cet-align: ce笏笫禄。∈禄蓿豢梢晃督恕暇怪皇瞧裰涞谋本┧屠吹拿苄牛怠耙丫荒苤罚,大批“爱国仇教”的义和团员,转秚1spat-align: cet-align: ce布上谕,他们就要进行海军联合示威,自行清剿。二次&nbsp;f0000" >&height: 28px;" >     这场“人均一两,以示侮辱”。
     十年后,清王朝这个庞然大物,轰然倒塌。
     在整篇《罪己诏》中,只有这句反问,像是皇帝自己的话。
    &nbst1spa笄逭砸ont color=&qt-align: ce布上谕,他们就要进行海军联合示威,自行清剿。二次&nbsp;f0000" >&学家雕琢出来,用以反衬满清当权者多么眼光狭窄短浅的一尊吉祥物而已。魏源赖以成名,并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的著作《海国图志》是在南京即相中地处城西清凉山下乌龙潭边,在林则徐主持编译的《四洲志》的基础上“编撰”而成的。
     换句话说:世界你都没观过,哪来的世界观?
     在一个国家向现代国家转型的过程中,一批知识分子到发达(欧美)国家亲眼观察至关重要。如果不直接地观察对比,仅仅通过阅 ,常常是隔靴搔痒,甚至断章取义,走向极端。
     与魏源形t1spa笄逭砸ont color=&qt-align: ce布上谕,他们就要进行海军联合示威,自行清剿。二次&nbsp;f0000" >&在游历欧美后,以思想为武器,直接引致了整个日本的现代化。
     客观地说,慈禧是有视野和魄力的。她一点也不排外,甚至对西洋器具情有独钟。1861年咸丰驾崩,20多岁的慈禧,没有像20多岁的武则天和孝t1spa笄逭砸ont color=&qt-align: ce布上谕,他们就要进行海军联合示威,自行清剿。二次&nbsp;f0000" >&在多年里,只做了一件事,就是选择了中国几千年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引进西方科技”的洋务运动。她果断启用了曾国藩t1spa笄逭砸ont color=&qt-align: ce布上谕,他们就要进行海军联合示威,自行清剿。二次&nbsp;f0000" >&运动快速发展了大清的经济:火车铁路,兵工厂,纺织厂,电报局,北洋舰队,机械化露天煤矿,炼铁厂等等行业企业第一次出现在封闭千年的中国。洋t1spa笄逭砸ont color=&qt-align: ce布上谕,他们就要进行海军联合示威,自行清剿。二次&nbsp;f0000" >&了近代经济体的大门——这在几千年中国历史上实属开天辟地。
     但只靠洋务运动一条腿发展起来的大清,很快就跌倒了。就算大清的历史没有甲午战争的惨败,只发展经济的洋务运动也注定保不住大清。一位学者如是论述:因为西方的科技进步和经济发展,是同体制配套使用的结箃1spa笄逭砸ont color=&qt-align: ce布上谕,他们就要进行海军联合示威,自行清剿。二次&nbsp;f0000" >&縤v>
     但作为最高掌权者,对权势的恋栈,将令慈禧排除任何可能引致统治风险的裻1spa笄逭砸ont color=&qt-align: ce布上谕,他们就要进行海军联合示威,自行清剿。二次&nbsp;f0000" >&ne-height: 28px;" >     历史也并不是没有给清王朝机会。当时最见多识广,视野最阔的,算是李鸿章了。他是中国第一位专门与“洋夷”打交道的人,也是大清第一个外交家。
a id="wpage/images/microblog.png?1f-myLikeI//bs likebtn pForprighg" ="lan style=昂篌篌篌篌篌蟋对英国的一架f-myLikeI//bs recom dbtn pForprighg" 推荐an style=昂篌篌篌篌骯 id="wpage/images/microbloeGen$_笄ShowRecom d"嫉絃OFTEp转载an style=篌篌篌篌篌篌sont 雒褡宓氖右皊ont 雒褡宓氖觭ont 雒褡宓膕ont 雒褡宓膕nt 嫉絃OFTEsnl
eGenyodaoa一 color=bdwb bds2 bdc0至微博运动资褂 sty最近读者热度8px;" tyl/p>border:nonec peGen 昂篌篌骯ss="nbeGenf hadwrap.c color=f hadwrap.126.net/n昂篌篌骯ss 享到朋 0azrm/bin ="0azeGen "> t 昂篌 wpage/imax-" clas78span享到朋1spa 0 1spa 5pancom/bitM,碿k t border="0az> 82017284712657&w=100&h=recom db?email=woazrja@163.comp://b.bst.1iv昂篌螅<昂篌 ont 霭后篌 claseGen< clas好处posk 一蓋page/images/microb;padding:0 6pa 0 5pan 昂篌篌 class="plefztag1vsont 霭后篌sont 霭后篌snt color=ag"> ieGenyodaoa襙3簧wpage/i_zoom:1 sont 鲶篌篌蟋ont 雒褡宓 class="plefciteght: 蒩rgtp://nt 鲶篌髎ont 鲶篌sont 鲶髎ont 鰏ont 鰏nt color=e-heignb-iniass <<好处m/easp;&nbsj讲 Perm://nk:'', 8px;"/21369\"17284712657&w=100&h=j_20150420_12">j_20150420_12">\ styv cl\"17284712657&w=100&h=j_20150420_12">j_20150420_12">\ stywpage/\"享到朋0 1spa 0 0;\ sty> \82017284close"> 
\ sty\>8ont \>8nt 紈page/\"好处:在1900年战争盶 sty\>8牧遭发\"5\ stypan&g \8action=\ sty\>8b\>8笄 wpage/\"//ne- 3_04">\ sty\>一an sty\>8笄 wpage/\"//ne- 3_04">\ sty\>div>8/b\>865085\>86nt \>8nt \>8br\>86nt \>8nt \>div>8nt \>8笄 wpage/\"//ne- 3_04">\ sty\>div>86nt \>8nt \>8笄 wpage/\"//ne- 3_04">\ sty\>div>86nt \>8nt \>8nt \>div>86nt \>', erm://nk:',代/static/21369021圈17284712657', 8px;"onloaGenv> natic= 无 Im可(); nati.> \'2017284,代.163.com/无甚可观”——薬nalyse表了礵iv> _single&cl\'+无 D的().getTime()" border="0az> 82017284atilf.nosdn &n7.net邸眊/TlZCWHdFWFpidkQ1dGtJK1N5cFRBNzBLUFFPYnJEVi9LWk1KTzJlMTU2Yz0.jpg"整 c的902.f40" color=cwd bdwa bdc0簧w 8${fn1(x.visitorN;&n)}&r=${visitor.im可筓pd的蔜ime}"整 c的902.f40" color=cwd bdwa bdc0簧w 8${fn1(x.visitorN;&n)}"整 篌篌 <8笄 /21369"来自网易手机博客" color=缝纫机秝apI//b div>86iv> 8笄 /21369"来自iPhone客户端" color=缝纫机秈phoneI//b div>86iv> 8笄 /21369"来自Android客户端" color=缝纫机禷ndroidI//b div>86iv> 8笄 /21369"来自网易短信写博 c color=缝纫机秝apI//b div>86iv> 8px;" color=bdwa bdc0 pFo16onerrorbsp;.> c的902.f60"紈 8${fn1(a.userN;&n)}"整<6iv> <${fn(a.nickp;&n,8)|escape}<6iv> <${a.selfIntro|escape}{if g/eat260}${sup${fn(x./2136,26)|escape}<6iv推荐过这篇日志的人: c的902.f40" color=cwd bdwa bdc0簧w 8${fn1(x.recom derN;&n)}"整 0} <

77.j还推荐了:8笄 color=缝纫机 d#18328ac color=argt m2a簧om/blog/static/2蝦ef="2017284,代.163.com/${y.recom dB鶳erm://nk}/?> =,代/static/21369021圈17284712657">${y.recom dB鶷itle|escape}<6iv 转载记录: 8笄>${x.referB鶷itle|escape}<6iv86nt : 8笄>${x.referUserN;&n|escape}<6iv86nt : ${x./2136|衑fault:""|escape}<6iv ${x./2136|衑fault:""|escape}<6iv ${x.,代Tile|衑fault:""|escape}<6iv 4}{b/eak}{6b.} ${fn1(x./2136,60)|escape}<6iv<笄 color=arg7">${fn2(x.>

Time,'yyyy-MM-dd HH:mm:ss')} ${fn(x./2136,26)|escape}<6iv ${,代Detail.preB鶷itle|escape}<6iv ${,代Detail.n么鶷itle|escape}<6iv
erUserp;&n==visitor.userN;&n}
erNickp;&n|escape}" onerrorbsp;.> c的902.f40" color=cwd bdwa bdc0簧w 8${fn1(x.>
erUserp;&n)}&r=${visitor.im可筓pd的蔜ime}"整
erNickp;&n|escape}" onerrorbsp;.> c的902.f40" color=cwd bdwa bdc0簧w 8${fn1(x.>
erUserp;&n)}"整 篌篌 <
erNickp;&n,8)|escape} {if x./

==1} js-like/

{elseif x./

==2} js-re,代/

{elseif x./

==3} js- hare/

{else}{6b.}16om/blog/static/2微衑focusbsprue"imref="2017284,代.163.com/${x.>

erUserp;&n}/">div> arg6 bdwb bdc0 bds 网易新闻<6nt : 昂篌篌骯ss笄 color=info">8笄 color=穖gdesc p;⌒e1${h //nes./2136|escape}8o笄> <<<<<<<<6iv 昂篌篌骯ssul: 昂篌篌骯s {if 衑f/ned('无蓅li63')&&无蓅li63.length>0} < <<<<<<< <<<<<<<{li63 无蓅li63 as x} < < <<<<<<< <<<<<{if x_index>7}{b/eak}{6b.} 昂篌篌骯s <<杂⒐囊患躨,碿k do.1v·${x./2136|escape}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t: 2 尹多t: 28: 2
ght: 1vsont  << ieGenyodaoa襙216wpage/i_zoom:1 sont 鲶篌 vsont < first_op902c= prue;} < < {li63 x.voteDetailLi63 as voteToOp902} < < <<<{if voteToOp902==1} tnbsp;tnbsp;tnbsp;tnbsp;${fn1(x.voteTime)} ="好处/java40 ipt.v v> wumiiPerm:L/nkc= 82017284,代.163.com/woazrja/,代/static/21369021圈17284712657/"; //文章的永久链接,多年文章的唯一标识 v> wumiiTagsc= 8"; //文章标签,以英文逗号分隔ght纾"标签1,标签2" v> wumiiSitePrefixc= 82017284,代.163.com/woazrja/"; //博客的主页地址,多年博客的唯一标识 v> wumiiParamsc= 8&num=5&more=3&pf=,代163"; //num为默认显示的相关文章数目,more为默认的显示模式(1年文字,2为图片gh3为自动) ="好处/java40 ipt.cw 82017284" cget.wumii.com/么/r生的蔰ItemsW cget.htm.vso40 iptv tnbsp;tnbsp;8nt color=wkg h 骳e1v8nt color=c h">tnbsp;tnbsp;tnbsp;页脚<<<<<<我的照片书<6iv - 博客风格<6iv - 手机博客<6iv - .com/app?136=qbboke_Α150Α9_0har下载LOFTER APP<6iv ="applic的902/rss+xml16oitlel"RSS-8笄 color= 8pceGen$_foot_sub40 ibe.vs笄 color=缝纫机秏2a icn0 icn0-919 div>订阅此博客<6iv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tnbsp;tcopy;1997-Α17<<<好处m/easrows="笔眕ans="笔眕;&n="jsttnbsp;${u}<<<<<<{li63 wl as x} < <<<<${x.g}${x.n}="好处/java40 ipt.v back.do'; archiv /"] ="好处/java40 ipt.cw 82017284b1.sp; &n6.net畚奚蹩晒踨/j/pc.js?v=1508324396838">so40 iptv <<<<<40 ipt /

="好处/java40 ipt.cw 82017284b1.sp; &n6.net畚奚蹩晒踨/j/m/m-3/pm.js?v=1508324396838">so40 iptv <<<40 ipt w 82017284analytics.163.com/blos.js" /

="好处/java40 ipt.vso40 iptv <<<40 ipt /

="好处/java40 ipt.v <<<<_blos_nacc=',代';neteaseTr13ker(); = '2017284,代.163.com/无甚可观im可箂/analyse表了祍=p&cl'+无 D的().getTime(); ="好处/java40 ipt.v <<< 40 ipt = docu .c/eateE = '20172841.sp; &n6.net畚奚regflow/r蓅/js/,代_aswlf_V3_1 js'; < docu .body.app dChild(40 ipt); <<<< },300); so40 iptv ="好处/java40 ipt.cw 8/无甚可观preo so40 iptv 8/body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