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安门下的砖

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严复

 
 
 

日志

 
 

第一章 英国的崛起  

2017-04-19 16:31: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95年九月初三, 36岁的皇十五子爱新觉罗·颙琰继位。乾隆虽然退位,但依然掌权训政,直到1799年去世,享年89岁,丢下了一个和他一样“老朽”的国家,糜烂不堪。乾隆死后半个月,嘉庆抓捕和珅。和珅在乾隆时期已经有“二皇帝”之名,名副其实的窃国能臣,富可敌国。除旧贪养新贪,一代又一代,在中国的封建专制政体里,这不过是已经重复了几千年的政治把戏而已。不过,这样的轮回似乎就要被打破了。

此时的西方,已经是人类文明的新时代的创造者。自12-13世纪阿拉伯文明成果传入之后,西欧在宗教,文化,哲学,科学,工商业,地理大发现,政治等各个方面,都经过了连续不断的改革,可谓脱胎换骨,凤凰涅槃,进而在18世纪后期开始成为当时世界最先进、最强大的地区。

乾隆三十年即1765年,英国纺织工哈格里夫斯发明新式纺车珍妮纺纱机,英国率先在棉纺行业开始了从手工工场向机器工厂生产的转变。乾隆五十年即1785年,英国卡特莱特发明水力织布机;同年,英国瓦特改良蒸汽机,之后,英国工业革命逐步开始,棉纺工业、煤炭业、钢铁业、铁路运输业等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支柱工业开始了迅猛的发展。

乾隆52年即1787年,根据联邦宪法,美国建立了民主政体的国家,这是人类史上第一个以民主政体建国的国家。共和和民主是不同的,少数统治贵族之间的媾和是共和,而民主,则是以人人平等为原则的全民共和。比如英国,1688年建立了君主立宪的共和政体,这个政体其实只是少数大贵族之间的共和,其他社会阶层没有任何政治权利,直到20世纪中叶,英国才基本形成全民共和的民主政体。美国建国之时的民主,也并非完全成熟的全民民主,有一些个体没有民主权益,比如妇女,而且还有广泛的奴隶阶层。1789年华盛顿就职美国第一任总统,1791年通过的《人权法案》,不仅是美国民主建国之宪法,也是西方各个国家民主政治发展的基石。

乾隆54年即1789年,法国爆发资产阶级大革命,《人权宣言》问世。1793年,法国国王路易十六被处死。

1832年6月4日,英国第一次议会民主改革终于成功,所有大工商业主以及绝大多数的中产阶级获得了选举权,英国的政体从少数人的共和发展为大多数人的共和,并且向全民共和的民主政治继续前进。

......

要明白1840年鸦片战争之时的中国和英国为什么会有如此巨大的差距,我们还需再追溯几百年来看。

第一节君主立宪共和国之建立

政治的基础是经济,有怎样的经济基础,就有怎样的政治形态。经济被少数人掌控,政治就会被少数人掌控,经济由全社会的民众共同参与,政治就会由全民参与。没有强大的民间工商业经济的发展,英国的共和民主政治也就无法发展。而英国经济的发展,离不开整个西欧在几百年的时间里不断演变发展的大环境。

从14世纪开始,意大利和法国南部的手工业开始大力发展了起来。主要因为当时发生了两个大事件。一,两百多年的十字军东征让落后愚昧的欧洲人见识到了代表当时人类最高文明水平的阿拉伯帝国的富裕和先进,大规模的阿拉伯文明成果通过西班牙和西西里岛传入欧洲南部,从平民到国王无不喜欢阿拉伯的东西。这次传播非常全面,包括生活用品、音乐乐器、工艺技术、天文学、动物学、植物学、地理学、化学、物理学、医学、亚里士多德哲学等等,基督教神学家托马斯阿圭那借鉴伊斯兰教,抛弃了新柏拉图主义哲学,以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为基础重新建立了基督教神学哲学。意大利的第一代纺织工业者就是从西西里岛获得来自阿拉伯的技术资料和设计图纸。二,阿拉伯帝国四分五裂之后,蒙古帝国崛起,横跨欧亚大陆,从中国到巴黎的大陆交通线保持畅通,东西贸易中心从阿拉伯人手里转移到了地中海区域的意大利,意大利和法国南部率先发展了起来。

地中海区域成为东西贸易中心后,带动发展了好几个欧洲商贸区。如北海和波罗的海贸易区、汉萨同盟、罗斯贸易区、不列颠贸易区。意大利商人在英国设立了许多商号,将东方的香料、丝绸、珠宝首饰、瓷器和茶叶运往不列颠,同时在当地收购羊毛、呢绒和矿产品运回到地中海贸易区。不列颠的优质羊毛是佛罗论萨上等呢绒的重要原料。英国近代的崛起,就是先从这些优质羊毛的出口开始的。

两百多年的羊毛出口,让英国人逐渐掌握了毛纺技术。特别是当意大利的生产成本上涨之后,人们发现在英国生产毛纺产品更加有利可图。15世纪中后期,毛纺加工业已经成为英国的经济支柱,出现了几个很大的毛纺加工业地区,有英格兰西部,东英格利亚和约克郡。

1644年,明崇祯帝朱由检在煤山(今景山)自缢,276年的大明皇朝灭亡。此刻,中国的命运是另一个267年的君权专制王朝的开始,而在英国,却是君权专制王朝政治即将结束。

在英国广大群众强烈要求审判国王查里一世的形势下,1649年1月6日,虽然有16名上议院议员拒绝审判查里,议会依然通过了审判查里的决议,并且成立了由135人组成的特别最高法庭。1月27日,查里一世被判死刑,罪名是 “暴君、叛徒、杀人犯和我国善良人民的公敌。”1 月30 日,查理一世在白厅前被斩首。

2 月,下院又通过了废除上院和王权的决议。 5 月19 日,议会的决议正式宣布:“英国的人民和所有隶属于它的领土和地区上的人民,都是并都将由此构成、缔造、建立和团结成为一个共和国和自由邦,都由这个民族的最高权力,即议会中的人民代表和他们所任命的为人民谋福利的官员所统治,而不需要任何国王和贵族院。”国家行政权交给了由41 人组成的国务会议。国务会议的成员大部分是独立派领导人物,领导人是克伦威尔。

1649年,克伦威尔血腥镇压了平等派士兵的起义,和贵族长老媾和起来把持了新生的共和国。1652年5月,完成了对爱尔兰的残酷征讨,爱尔兰的广大土地和财产都到了克伦威尔和高级军官手中。1654年,正式合并了苏格兰,取消了苏格兰的议会,在议会新增了30个议席给苏格兰的代表。1652年—1653年,英荷之间爆发了战争。1654年4月,荷兰被迫接受《航海条例》,规定:“凡是从欧洲运到英国的货物,必须由英国船只或商品生产国的船只运送;凡是从亚洲、非洲、美洲运送到英国、爱尔兰以及英国各殖民地的货物,必须由英国船只或英国的有关殖民地船只运送;英国各港口的渔业进出口以及英国沿海的商业往来,完全由英国船只运送。” 1653 年4 月,克伦威尔解散了表现不驯服的“残余议会”。 12 月16 日,根据高级军官会议通过的宪法性《施政文件》,克伦威尔成为终身护国公。当国务会议的委员会缺额而需要补充人员时,护国公有决定人选之权,议会的法案必须经过护国公的批准才能生效,护国公的权力实际上超越了议会和国务会议。在护国公制度下,立法权由护国公和一院制的议会共同行使,行政权由护国公和护国公任命的国务会议共同掌管。如此,护国公不仅在立法权、行政权方面享有广泛的职权,同时还是军队和国民军的总司令,属于典型的僭主政治,类似于中国三国时期的曹操,相当于“皇帝”。

不过,克伦威尔和曹操一样,没有当“皇帝”。1657年5 月25 日,议会向克伦威尔提交了一份“恭顺的请愿和建议书”,建议恢复国王的职位和上院,由克伦威尔担任国王,议会里的议员由国王直接任命。这个建议受到某些高级军官的反对,克伦威尔没有这样做。1658年9月3日,克伦威尔逝世。

他的儿子理查·克伦威尔承继护国公,但他生性懦弱,根本没有威望,政府开始混乱。1659年,议会被解散后,以弗利伍德为首的一些军官组成了一个“安全委员会”作为临时性的政府。“安全委员会”要求理查·克伦威尔和他的兄弟亨利·克伦威尔放弃世袭护国公的地位,理查和亨利不得已先后表示同意。理查退位,后来得以寿终。原来的护国公印玺被劈为两半,护国公制正式被废除。1659年年底,临时政府解散,政权回归到议会。1660年2月3日,苏格兰的乔治-蒙克带兵进入伦敦。在以前的战争中,这位将军是站在查里一世一边的。此时的议会担心蒙克成为第二个克伦威尔,所以竭力要求迎回查里一世的儿子回国当国王。蒙克初来乍到,只好同意这样做。1660年5月29日,查里二世在自己30岁生日这天,回到伦敦,登上了王位,斯图亚特王朝在英国复辟。

但是,这个复辟并非倒退,是确保“议会”存在的最好的办法。有了国王,议会可以实际掌握政权,没有国王,只能再来一个军事独裁者。在军事独裁下,议会是名存实亡的。

查里二世希望能恢复1649年前的君主专制制度,但是,这只能是个梦想。把他迎回来之后,英国人马上开始了对王权的防范和限制,尽力提高议会的地位。虽然有少数王党分子鼓动,但查里二世意识到如果一定要做他父亲那样的君主,结果必然也是被送上断头台。1661年5月8日,新的“骑士议会”成立了。“骑士议会”不仅限制国王的权力,而且发动了排挤非新教徒的法案,即《克拉兰敦法典》,新教徒被限制进入政治和宗教事务,这就引发了宗教界的分裂和斗争,使英国国内的政治形势更加的复杂。

由于内乱,英国的海外贸易几乎又将落后于荷兰了。二世决定同荷兰开战。荷兰在欧洲大陆国家法国、丹麦等的支持下最后打败了英国。双方在1667年7月21日停战,维持各自已有局面。1665年,伦敦发生了1348年黑死病之后的最大的一次瘟疫。1666年9月,伦敦又发生了大火灾,大约7万多平民死亡。战败、瘟疫、火灾,这么多倒霉的事情,让英国人的怒火都发到了实际执政的克拉兰敦身上。1667年,他逃亡到法国。同时,由于英国国教和欧洲大陆天主教的矛盾,几个大臣也相继离职。财政大臣由托马斯·奥斯本继任。他笼络了议会里反宫廷的人。1674 年6 月,他被封为丹比伯爵,史称丹比执政。他主要有两个政策,一是改善查理二世的财政,另一个则是在维持英国国教的基础上,努力协调查理二世同议会的紧张关系。在对外政策上,设法使国王不依赖法国。他的这几个政策都符合当时英国人民的要求。但是,结果却没有成效,因为,查里二世越来越接近法国,并且同法国路易十四签定了密约,法国出补助金,二世皈依天主教,而且宣布要让他的已经公开天主教身份的兄弟约克公爵(既后来的詹姆斯二世)继承王位。如此,查理二世同议会的矛盾越来越剧烈。1678 年冬,英国原驻法国大使拉尔夫·蒙塔古在下院展示了丹比1678年1 月和3 月写的两封信,揭露了他曾代表国王同法国路易十四订立的密约,证实查理二世执行联法政策,路易十四给查理二世补助金。两天之后,议会通过了指控丹比的决议,丹比被解除了财政大臣的职务,并被逮捕送往伦敦塔囚禁。1679 年11 月“骑士议会”被解散。

之后几年,二世不断企图加强王权。围绕约克公爵詹姆斯继承权的问题,议会散了又立,立了又散。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出现了两个政党,辉格党和托利党。“辉格”(Whig)源于苏格兰的盖尔语,原意是“盗马贼”,原是人们对苏格兰长老派的讥称,“托利”(Tory)源于爱尔兰地方的克尔特语,原意为“不法之徒”。“辉格”派支持“排斥法案”,“托利派”反对之。二世建立了一个枢密会议,由辉格派和托利派各推举30 人组成。

1685 年,55 岁的查理二世因中风突然去世。由于太突然,只能由詹姆斯二世继承王位。但是,这个人是个狂热的天主教分子,缺乏政治才干。他上台后不久,便明目张胆地在英国推行天主教,而激起了更广泛的反抗。马丁路德宗教改革成功之后,代表罗马教廷专制统治的天主教在欧洲不得人心日趋没落。1688 年春,全国上下各种政治派别和宗教界的人士,包括辉格派和托利派,建立了统一战线,一致反对詹姆斯二世。

1688 年4 月27 日,詹姆斯二世重新发布“赦免宣言”,许多英国国教徒反对这个宣言,大约90%的教士拒绝服从。5 月18 日,坎特伯雷大主教威廉·桑克洛夫特和另外6 个主教写了一份“请愿书”,说国王的‘赦免宣言’是建立在国王豁免权基础上的,但这种豁免权,议会早已多次宣布其为非法。二世下令将这7 名主教以煽动罪交付法庭审讯。但是,此时的詹姆斯二世已经是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法庭在6 月30 日正式宣布7 个主教无罪。詹姆斯二世彻底威信扫地。

同时又传出詹姆斯二世生了个儿子的消息。这又引起英国人的恐慌。先前他们没有机会阻止皈依天主教的詹姆斯二世继承王位,想办法阻止他的儿子继承还是有机会的。刚被释放的7 个主教聚集到施鲁斯伯里伯爵的家中,商量致书给詹姆斯二世的女婿、信奉新教的奥兰治的威廉,邀请他率军到英国来。信中说,他们深信他们的状况将一天比一天坏,而他们又无力保卫他们自己,因而他们恳切希望在为时不太晚的时候,能找到一种补救的办法,他们也将对此作出他们的贡献。

奥兰治-威廉也很关注英国的局势。他不希望英国和法国联合起来,否则很不利于荷兰。他的妻子、詹姆斯二世的女儿玛丽对她的众叛亲离的父亲也毫不同情,站在她老公和英国人这一边。很快,威廉和玛丽就以保护英国的“宗教、自由和财产”为名,于1688 年11 月1 日,率领1.4万军队渡过英吉利海峡,于11 月5 日在德文郡的托尔湾登陆,经过迂回作战,开进伦敦。12月初,詹姆斯二世出逃,后被渔夫抓住,威廉认为不大好处置自己的岳父大人,就默许詹姆斯二世逃到了法国。

1689 年初,在伦敦召开了上下两院联席的特别会议。会议决定邀请威廉和玛丽来共同统治英国,条件是接受“权利宣言”。宣言称应该保护人民应享有的“真正的、古老的、不容置疑的权利”,比如,不经议会同意不能制订或终止任何法律的效力;不经议会同意不能征税;不经议会同意不能建立常备军;人民应享有选举议会议员的自由;议会享有辩论的自由等。这项宣言在1689 年12 月被议会制订为正式法律,即“权利法案”。威廉和玛丽接受了上述要求,做了英国的国王和王后。这就是缔造英国君主立宪制的“光荣革命”。

光荣革命的伟大意义就是确立了适合当时英国国情的共和政体---君主立宪制。君主专制之后,代表少数人利益的共和政体要继续向着代表全民利益的民主政体发展,这是普遍的国家政体运动发展规律。这个发展过程,在不同的国家因为有不同的条件便会有不同的方法,这个特殊性是客观存的,应该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对待,不能简单地照搬或者企图一步到位。

1689年的中国,在年富力强的康熙的统治下,依然循着几千年的君权专制王朝的轨迹缓慢移动,看不到人类政治文明进步的方向。

第二节  被限制的王权

在《权利法案》的基础上,议会趁热打铁,颁布了一系列限制王权的法令。1689年制定了“叛乱法”,规定只有经过议会同意才能征集军队,而且军队只能维持一年,每年都要重申。同年,还通过了给予不信国教的新教徒有限的宽容的法案。为了防止国王在财政问题上有不正当的行为,议会还对王室预算的金额和用途作了限制规定。1694年制定了“三年法”,规定议会至少每3年召开一次,各界议会的任期不得超过3年,这个法案的目的是为了避免国王随意解散议会的行为。

1695年废除了“书报检查法案”,出版事业有了很大程度的自由。1701年颁布了《嗣位法》,对王位继承做了一些规定。在外交方面也对国王做了一些限制,比如,威廉三世曾经可以代表英国和荷兰参与国际事务,起初,议会没有去管他,结果英国在外交上有过几次挫折。议会指责说英国人没必要为了别的国家的缘故而卷入和英国没关系的战争。之后,三世在处理外交事务时就需要和议会商量着办了。以议会高于王权、司法独立于王权的原则,在行政体系程序上,国王的任何决定需要政府的主要负责大臣签署。在司法上,规定法官的更动权不再属于国王而属于议会,国王不能任意赦免。1707年,规定当国王去世时,议会、枢密院、民政军事等官员应该继续工作。

限制好了王权,政客们就开始大胆地争权夺利了。光荣革命之后,在王权逐步被限制的环境下,拥护国王的企图不得人心。托利派最初是偏向王党宫廷的,曾发生托利派里的“詹姆斯党人”的复辟阴谋,大大贬损了托利派的形象,许多不赞成拥护王权的托利派成员转投到辉格派。辉格派自一开始就是主张限制王权的。在1714年的大选中,辉格派开始控制议会,一直到1761年乔治三世继位,掌握英国政治半个世纪。

辉格派执政时期,英国工商业蓬勃发展。辉格派领导人罗伯特·沃波尔于1721-1742年间长期担任最重要的财政大臣,制定了许多有利于工商业发展的政策。这个时期是英国工业革命之前,各种工商业经济都在蓬勃发展,不同阶层都热衷于发财致富,社会中的政治权利方面的矛盾冲突比较缓和,因此,这个时期的英国的政治形势比较稳定,君主立宪共和政体的运行得到发展和完善的机会,其中重要的,就是“内阁”的出现。

在中世纪后期,“国王大委员会”是国王召集大臣议事的机构。1540年,这个委员会里逐渐派生出枢密院,由国王主持。到了查里二世的时候,国王经常叫几位大臣到他私人的小房子里(CABINET)开会,这个做法被之后的国王效仿。逐渐地,枢密院不再起什么作用,成了有名无实的机构。

威廉三世时期,国王吩咐在他不在的时候,所有国家事务的决议都必须在有王后玛丽出席的小房间里的会议上进行。人们开始把这个在小房子里举行的会议称为内阁会议。内阁成员都是位高权重的官僚,他们经常聚在一起讨论,在安妮女王、乔治一世、二世时期,这个内阁会议运行的非常顺利。安妮不大关心内阁事务,乔治一世和二世几乎不会讲英语,甚至干脆不参加内阁会议,由此,国王不参加内阁会议居然逐渐地成了惯例。

所以,这个少数几个人形成的内阁逐渐就成了国家最高行政权的职能机构。国王不参加内阁会议,就需要有一个人负责和国王联系,这个联系人就由最有权势和威望的内阁成员来做,逐渐地,这个联系国王和内阁的人,就被称为首相(PREMIER)。辉格党的领导人沃波尔,其实就是英国内阁的第一任首相。不过,在那个时候,首相还不是法律认可的职位,在行政级别上,和内阁的其他成员是一样的。后来,首相才被定为国家最高行政执行权的职位。

在王权被限制的君主立宪共和政体,行政权力必然将从国王转向某个共和性质的机构。内阁的出现,标志着政府最高行政权和王权的脱离。如此,立法、司法、行政都逐渐摆脱了王权,为以后更加成熟的三权分立的民主政体的建立奠定了历史基础。

第三节    乔治三世之独裁(1760—1782年)

欧洲大陆的封建王权统治必然给英国带来某种影响。1760年11月,在拥护王权势力的鼓噪下,乔治三世继承了王位。在1761年3月的议会大选中,执政47年的以限制王权为宗旨的辉格党下台。62年5月,三世的老朋友布特被任命为财政大臣,组织起第一届“国王之友”政府。这样的议会,纯粹就是三世自己的独裁班子。三世笼络了许多地方上的贵族,收买了很多议员。如此,乔治三世几乎完全操控了内阁、议会,开始其野心勃勃的个人独裁。

不过,这样的独裁统治,还需依靠辉格派半个世纪建立起来的一整套行政体系。三世通过操控这个体系里的人事来实现其独裁。比如,某个决议如果在议会上没有被通过,三世就设法变换或者收买议员,直到在表决数字上通过;内阁里的某个大臣不服从他,他就让内阁里的其他人把这个人排挤掉;如果法官不服从,他就让议会换一个听话的法官。

王权被限制了半个多世纪之后,却居然出现了乔治三世的个人独裁,这是为什么?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英国的工商业经济开始进入辉煌的工业革命时代。各行各业出现了新型的产业新贵,社会新旧阶层的力量格局开始出现严重的不平衡。

工业革命是从纺织业开始的,对羊毛的需求开始猛烈增长,很多地主不再种地,把地圈起来养羊。有一些产业新贵买了大片的土地圈羊,很短的时间内,英国就诞生了几百个新的超级大地主,他们每家占地至少5000英亩。这就是英国历史上著名的“圈地运动”。

圈地运动的直接作用,就是改变了地主的性质。新的地主已经不再是农业意义上的地主,却已经变成了纺织工业原料提供商。同时,迫使农民离开土地,转变成了产业工人。如此,英国的经济基础,就从农业转变成工商业。相应地,英国社会各阶层的性质和力量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从原来的地主贵族和农民为主演变为旧的地主贵族、新的工商业贵族、工人阶层之间更加复杂的局面。

很多出身底层的工商业新贵从乔治三世手里获得了显耀的贵族地位,有一些还跻身议会,这些新贵成了乔治三世的新的支持力量。如此,从小就被王权意识浓厚的德国公主母亲教育的乔治三世,终于实现了个人统治。

然而,在君主立宪政体里居然出现了王权的独裁统治,如此水火并存的形式,必将导致一系列的冲突。

当时有一份《北方不列颠人报》经常发表文章抨击“国王之友”政府或含沙射影地指责国王。三世就把该报主编威尔克斯抓了起来。在伦敦平民的抗议下,法官释放了他。在暗杀的威胁下,他逃到了法国,报纸也被烧毁。1768年威尔克斯回国参加大选,3月当选为议员,三世先让议会否定他的议员资格,后又把他抓了起来,判了22个月监禁。伦敦市民又把他选成议员,却又被议会否决。这引发了大规模的抗议,发生激烈冲突,死伤多人。5月10日,数万群众聚集在圣乔治广场要求释放威尔克斯 ,乔治三世开出军队镇压,当场打死6人,打伤多人,制造了震惊全国的“圣乔治广场屠杀”。

之后,为威尔克斯争取议员资格的群众请愿游行持续发生。他们以保护民主权利为口号,宣传自由大宪章、权利法案以及限制王权的文件。这样的声音逐渐引发支持限制王权的舆论共鸣。辉格党的某些领导人一方面引导控制着抗议运动,一方面又给议会施加压力,不过,他们没有马上取得胜利,因为乔治三世有大批有实力的新兴工商业贵族们的支持。

所以,要结束乔治三世的个人统治,这些贵族们的态度很关键,而海外形势又将决定贵族们的想法。英军在北美战争中节节败退。 78、79、80年,法国、西班牙和荷兰相继对英宣战,英吉利海峡被封锁。兵源开始不足,在国内到处抓丁,引起广大人民的强烈反抗。地主和工厂主们开始反感战争。爱尔兰以防御法国人的名义组织了好几万的部队来和英国政府对抗。此时的法国正处于惨烈的大革命阶段。如果让法国人打进来,所有的英国贵族将面临灭顶之灾。逐渐地,大贵族们开始要求三世改变。

1779年底,约克郡的绅士地主们向议会和国王提交了一份有9000人签名的请愿书,表达了这些意思:要求限制王权;战争严重损害了工商业;政府浪费大而效率低;要求议会采取措施解决问题。这个请愿得到各地纷纷响应,共有28个郡14个城市提交了同样要求的请愿书。

议院只得顺应形势,陆续通过了请愿书要求的决议,甚至还在80年通过了意在限制王权的“唐宁决议”。81年11月25日,英军在北美约克败降的消息传到伦敦,震动了英国,全国一致要求停止战争。乔治三世坚决继续战争。1782年2月,下院全票通过了停止战争的决议。3月23日,辉格党人接管了行政权,乔治三世的个人统治结束了。

第四节  第一次议会民主改革

1792年11月,法国居然打到了荷兰,英国忍无可忍,于93年2月,英国参战,开始了长达23年的英法战争。

1815年,拿破仑在滑铁卢失败,战争结束了。原来以为战争结束后欧洲大陆重建需要进口巨额的物资,因此英国工厂生产了巨量的产品,等着战争结束后向欧洲倾销发大财。可是,二、三十年的战争之火几乎把法国的民脂民膏都炼干了,法国人的吃饭都是问题,哪里有钱去买物资搞重建?产品卖不出去,大量工厂关闭,工人失业,再加上几十万的就职无门的退伍军人,英国经济骤然陷入萧条,人民生活困苦。

战争时期,拿破伦搞封锁,粮食无法进口,导致英国农产品价格暴涨。战争结束后,国外的粮食等农产品顿时涌入,导致英国国内粮食价格暴跌,许多农业经营者破产。

工厂停工,地主不急。农产品价格暴跌,地主就急了。地主贵族们操纵议会通过了谷物法,限制粮食进口,企图让国内的粮价维持在一个高度。这个谷物法的出台,导致了最广泛的社会阶层的一致反对。

全国一片骚乱,到处都发生着抢掠粮仓、捣毁机器、纵火发泄。托利党政府颁布了一些镇压性法律,比如禁止操练、禁止携带武器、限制集会、限制出版等等。这些法律引发更加剧烈的抗议。1822年,以乔治-坎宁为首的托利党自由派上台,开始比较温和的改革,1827年,坎宁修改了谷物法,允许粮食随时可以进口,但有关税的限制。

1824年,议会废除了结社法,各行各业的工会组织一下子冒了出来。尤其是在工业发达的地区,几乎每个村镇都有工会,逐渐形成全国4大工会:纺纱、建筑、陶瓷、呢绒工会。影响最大的是纺纱工会。后来纺纱工会又组织成立了“全国劳工保护协会”。1833年,建筑工人工会举行了反资方的斗争,罢工斗争了两年。工会的成立和运动,是英国广大底层人民争取权利的更加有效的方式。

和工人一样,工厂主们也没有任何社会地位,议会里并没有他们的代表。工商业是国家财富和力量的源泉,而他们却没有任何政治权益,他们的经济利益根本得不到保障。1830年,有发达工业的伯明翰地区的老板们成立了一个很有影响力的组织“伯明翰政治同盟”,要求在议会有他们的代表。

形势很明显,议会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1830年11月,拒绝改革的顽固的威灵顿政府垮台,格雷伯爵组阁,辉格党执政,操起了改革的大刀。12月初,格雷授命起草改革法,给出的基调很爽快:“达到足以满足公众的舆论,为抵御进一步改革提供可靠保证,但又必须以财产为基础,以现有选举权和地域划分为基础,这样才不致冒破坏(现存)政府形式的风险。”(Charles Stuart Parker(ed), Life and Letters of Sir James Graham, 1907, P.120. )

1831年3月1日,草案公布,全国惊喜。出台了三个原则:一,取消衰败选区,把落后区域的选举权转移到各经济发达人口众多的地区;二,扩大选举权,降低财产资格,按照新的规定,几乎所有中产阶级都能得到选举权;三,减少议员总数。9月,草案顺利提交到上院。

上院都是什么人?都是地主大贵族们。草案的目的就是要从他们手里分权,他们能乖乖答应么?当然不会。10月3日,“伯明翰政治同盟”召开了群众大会,大概有10多万人参加,目的就是给上院示威。然而,8日,上院否决了草案。

上院的否决不仅激怒了中产阶级,而且遭到工人阶层的普遍抗议。但是,这两个阶级并没有统一组织起来,而是各自行动。工厂主们担心工人阶级在工厂闹事,工人阶级担心工厂主们随时联合贵族们镇压他们。为了防止工人骚乱,伯明翰同盟开始建立自己的武装,相应地,工人们也武装起了自己。

格雷政府一方面做好镇压工人阶级的准备,一方面劝说中产阶级放弃武装,表示政府是站在中产阶级一边的。等中产阶级放弃武装之后,政府马上就宣布将严厉镇压一切非法武装,以此逼迫工人阶级也放弃武装。

1832年3月,政府再次把草案提交到上院。如果再次被否决,政府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要求国王新增支持改革的贵族来充实上院的改革势力,如果国王不同意,则只能下台,把政权拱手让给托利党。5月8日,国王说可以接受政府的辞职。12日,国王要求拒绝改革的威灵顿组阁,这就把形势推到了最危险的地步。中产阶级的“全国政治同盟”开始了更剧烈的抗议运动,并且做好了武装起事的准备,如果威灵顿组阁成功,就在伦敦发动大规模的集会运动来拖住政府军队,同时在伯明翰发动革命,通知全国,并成立临时政府。

工人阶级也组织起了激烈的运动,喊出“不改革,就革命”的口号。很快,工人阶层和中上阶层开始寻求合作。中上阶层表示承认工人阶级是一支重要力量,承认工人阶层也应该拥有政治权益。工人阶层表示此次斗争的目的就是要通过目前的草案,其他的要求以后再说。如此,两个阶级联合了起来,只要托利党上台,就共同发动革命。

下院最后表示绝对不接受托利党。在这种形势下,威灵顿承认组阁失败。国王不得不保证,可以在任何必要的时候增加任何数目的贵族。1832年6月4日,法案终于在上院通过,三天后得到国王批准,第一次议会民主改革终于成功了。

通过这次改革,55个衰败选区失去资格,另外30个选区各失去一个议席,多余出来的议席转移到较大的工业区。选举权方面,除了原有的40先令自由农外,收入在10镑以上的公薄持有农、长期租约农以及收入在50镑以上的短期租约农及交租50镑以上的佃农也获得了选举权。在城镇,选举资格划为年值10镑以上的房产持有人,原有的选举权可以酌情保留。全国选民人数从1831年的48.8万人上升到1833年的80.8万人。所有工厂主们获得了选举权,绝大多数的中产阶级也获得了选举权,如此,英国的政体从少数人的共和发展为大多数人的共和,并且将保持继续向全民共和的民主制发展的态势。之后的一百年里,英国的选举制度历经多次改革。1918年议会通过《人民代表选举法》,规定男性从21岁,女性从30岁起,开始享有普选权。1948年的《人民代表选举法》开始实行“一人一票,一票一价”的平等选举权制。1969年的《人民代表选举法》规定凡年满18岁的公民,都享有平等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自此,君主立宪的全民民主的民主制度才在英国真正成熟。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