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安门下的砖

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严复

 
 
 

日志

 
 

唐德宗与赵光奇  

2017-08-28 09:54: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光奇,何许人也?

    他既非才高八斗的文士,又非武功绝世的侠客;既非经世纬国的宰相,也非战功显赫的武将;他只是一介小民,却在史书留名。因为他在家中接待了狩猎之余而突发奇想、想显示自己关注民生的大唐皇帝唐德宗;因为他并未对着皇帝歌功颂德,而是直言丰年时百姓依然穷困。

    历史就有这样一种巧合,让唐德宗与赵光奇相遇,一个居于高高的塔顶,一个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他们的相遇一定会让人浮想联翩,是德宗圣明而能亲访下民?是史官一次的秉笔实录?其实,更多的是批评,是司马光直录此事让宋朝皇帝汲取历史的教训。且看《资治通鉴》关于他们的记载:

    自兴元以来,至是岁最为丰稔,米斗直钱百五十、粟八十,诏所在和籴。庚辰,上畋于新店,入民赵光奇家,问:“百姓乐乎?”对曰:“不乐。”上曰:“今岁颇稔,何为不乐?”对曰:“诏令不信。前云两税之外悉无它徭,今非税而诛求者殆过于税。后又云和籴(和籴,即以议价为名强迫购买百姓家中的粮食),而实强取之,曾不识一钱。始云所籴粟麦纳于道次,今则遣致京西行营,动数百里,车摧牛毙,破产不能支。愁苦如此,何乐之有!每有诏书优恤,徒空文耳!恐圣主深居九重,皆未知之也!”上命复其家(复,除也,即免除赵光奇家的赋税和徭役)。

    此次德宗进入寻常百姓家,可能就是一时心血来潮偶入民家;也可能是德宗想像以前的圣君明主那样去体察民情、关注民生;也可能是德宗想象年丰民乐,自己的仁德已经惠及万民,而这些生民见到自己还不是顶礼膜拜感激涕零。因此狩猎之余进入新店的赵光奇家。当然也还不错,地方官与百姓事先并未洒扫庭除,并未被事先告知并提前做好迎驾准备,也并未被要求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

    德宗问:百姓快乐吗?

    赵光奇回答:不快乐。

    德宗很奇怪:今年粮食大丰收,为什么会不快乐呢?

    于是德宗听到了老百姓最真实的心声:皇帝的诏令没有诚信。以前两税之外就没有其他的赋税和徭役了,而现在虽然没有赋税但是官府从百姓家中强取的又超过了以前的两税。后来又实行和籴,但和籴只是借口,实际上就是巧取豪夺,百姓连一文钱都见不到。一开始,只是让百姓把粮食运送到路边,现在却要求百姓自己把粮食运至京西行营,路途遥远,致使车坏牛死,家家破产。百姓如此愁苦,哪有什么快乐可言!每次所见到的优恤百姓的诏令,对百姓而言只是一纸空文!皇上身居内宫,哪里会了解到这些情况!

    于是,德宗便命令免除赵光奇家的赋税和徭役。

    按照常理,唐德宗得知实情后,应该思考自己为政的得与失,应该思考百姓在丰年不快乐的原因。

    他应该想到:

    官员的执行力度不够,一定有官员在欺上瞒下,一定有严重的贪腐行为;

    人君的恩泽不能惠及百姓,百姓的冤情不能上达,那些进谏的官员看来在尸位素餐;

    这次相遇本是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正好游猎至此能够进入一般民家,正好赵光奇敢于直言民众疾苦,正好乘此机会辨察官员的忠奸。

    但是很可惜,德宗只是免除了赵光奇一家的赋税和徭役。连司马光都感叹:“以四海之广,兆民之众,又安得人人自言于天子而户户复(免除)其傜赋乎!”

    唐德宗未能抓住这次机会,废除虚浮的政令,让百官坚决执行诏令,辨明真伪忠奸,进一步撤换无德无能的官员,严厉惩治贪腐的官员,做到真正有效的关注民生。

    其实德宗即位伊始,也曾大力革除唐代宗的弊政,一心励精图治。

    比如禁止官民进献灵芝、珍禽、奇兽、怪草等所谓祥瑞之物,布告天下“朕以时和年丰为嘉瑞,以进贤显忠为良瑞”,并出宫女几百人,于是“中外皆悦”;又比如接受宰相崔祐甫的建议,将李正己进献的三十万缗钱直接赏赐给淄青的将士,使得“天下以为太平之治,庶几可望焉”。

    但没过多久即用杨炎、乔琳为相,但乔琳昏聩,杨炎乱政,特别是鼓动德宗下诏赐死善于为大唐理财的刘晏,刘晏被杀,“天下冤之”;尤其是用卢杞为相,这个蓝脸貌丑、有口辩之才,但是又极其阴险狡诈的卢杞连郭子仪都让之三分,郭子仪接见宾客时,其姬妾不离身侧,但卢杞到来,郭子仪却让侍妾们远离自己,有人就问其中的原因,郭子仪才道出实情:“杞貌丑而心险,妇人辈见之必笑,他日杞得志,吾族无类矣!”果然,卢杞因为个人私怨杀了杨炎,将大唐忠臣颜真卿置之死地,诱激李怀光叛乱。

    唐德宗一生致力于削除割据的藩镇,但决心有余却不知权变之术。又好猜忌,官无大小,一定是自己选择使用,宰相进对德宗很少称好,一旦臣子犯有过错,往往终身不再任用。若不是先后任李泌与陆贽为相,并在此二人的帮助和适时的劝谏下做过一些实事,那么德宗真是少有可以被后人称道的为政之举了。

    唐德宗李适,是唐代宗的长子,779年即位,805年去世,享年64岁。

    知德宗何年终,却难晓赵光奇何年而终。

    德宗昏君耶?抑或庸君耶?

    只知赵光奇是一敢于直言百姓疾苦的小民!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